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城池》。

他没有看错。他的反应也够快,所以他才没有死在这一剑下楚留香眼角似乎向窗外膘了眼,又叹了口气,悠悠道:南宫灵,

  走下平台时,远航的脚步明显慢了不少,当他正好在微微的侧头看星妍时,星妍也正扭头看着远航。

  无所谓似的看了眼星妍,远航继续走起了路,可是星妍却说话了,“你是在看我走路的速度嘛?”

  远航扭过了头,微笑了起来,“对啊,上次我们逛夜市的时候,我走的比较快,但是我感觉我们应该并排走。”

  听着这话,星妍也确认了想法,握紧了远航的手走台阶都想一蹦一跳。

  “那就稍微慢些,等着我的步伐吧。”隔了好一会,星妍才说道。

  下去的台阶貌似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只是台阶间变得间隔有些大,走路需要小心些。

  远航都有些佩服这些设计,因为台阶都是那种嵌在悬崖里的木头,没有高科技的辅助下,危险系数和难度是极高的。

  随着间距拉大,两人也开始了部分跨步的走路,但是得尽量保持一致。

  目前能飞的只有远航,一旦两人隔得太远,星妍掉下去了远航可就追不上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远航感觉抓着星妍的手心都起汗了,现在的跨步已经超过单脚站立的情况,这意味着下脚就必须得看好了。

  “等下。”远航突然说道,星妍也停下了脚步,站在了前面的一节台阶。

  “怎么啦?”;“台阶是有分区的,正面看不清,后面可以。”远航说着就指了指台阶的靠内部分。

  星妍貌似也看出了些端倪,就是台阶分光滑和粗糙面,光滑面在这部分有顶棚的楼梯部分看不出反光,而粗糙面也看不出区别。

  不过在远航装甲的灯光照耀下,台阶就直接原形毕露了,但是星妍也必须要走另一面。

  “踩这部分,小心点,跨步要小跳了。”远航在另一面指导着,星妍也小心的直接跳了过来。

  这一脚是踩在台阶上了,但是靠内侧的台阶被山上流下的泉水所浸湿,星妍另一只脚小跳的时候重心全在前脚部分。

  “哇啊!”看着星妍直接滑出了台阶,远航伸手就去抓星妍。

  成功的抓住了脚踝,远航拉着星妍就朝天花板飞了上去,结果星妍的脑袋直接磕到了台阶,发出了“嘭..”的一声。

  颠簸的飞到了下一个台阶,远航把星妍和吊货物一样的放在了台阶上,自己站在了另一边。

  之间坐在台阶上的星妍捂着脑袋,半天都没有说话。

  等手松下来的时候,看远航的眼神已经是生气了,撅着嘴的样子又让远航感觉很好笑。

  “还笑!”;“我刚才时间太短,只能抓到你的腿。”;“那不能顺便保护下我的头嘛,万一撞撒(sa)了怎么办。”;“撞个洞把汤撒了是吗?哈哈哈哈。”;“还笑!哈哈哈。”

  揉了揉脑袋,其实星妍并不疼,因为游戏内的模拟伤害被星妍设置为5%,只是刚才太刺激了她没有反应过来。

  作为惩罚,远航要背着星妍一阶一阶的下到下一层,这是目前最安全的方法了。

  就这样走到了最后的平台,两人也

莫千鸿道:“惊元阵还是继续布置,不过范围稍大一些,直径十里吧,然后我调息一下,等我恢复了,再下海看看那雾气层是什么情况,如果这期间,徐前辈过来,最好不过。”

“嗯!”

徐胜楠能过来最好,但如果一直不过来,莫千鸿也不会干等,而最紧要的,就是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至少得知道它安不安全。

事不宜迟,莫千鸿快速回到山洞,盘膝坐下,运转九霄御灵诀和半梦修缘决。

天地灵气源源不断汇入他的体内。

拥有极致之躯后,吸收进来......

濱海市古玩圈子里流傳著這樣一句話:

‘瓷器李,古畫張,銅錢眼里坐著王;玉器柳,青銅方,撿漏之王他姓江。’

講的是濱海市里最有名的幾個古玩大家,前五人還只是在各自的領域有所建樹,而江遠則是濱海市古玩圈里真正的撿漏王。

從二十五歲陰差陽錯入行之后,江遠經手過總價值數十億、數量成千上萬的古玩藏品,絕大多數都是靠撿漏得來的。

誰曾想,就是這么個風云人物,三天前居然被擺放了上百件珍貴藏品的黃花梨架子倒下來砸中,死得稀里糊涂。

圈里人都唏噓不已,說是江遠的運氣用光了。

然而,當事人江遠此刻正緩緩睜開眼皮,從一片混沌中醒來····

江遠坐起身來揉了揉太陽穴,暈乎乎的腦袋里嗡嗡作響,只覺得一陣口干舌燥。

就連呼吸間都是刺鼻的酒味兒。

光線有些昏暗,江遠抬眼一看,頭頂居然是一排排青灰色瓦片,中間的兩塊透光瓦還被落葉掩蓋大半,瓦縫里也四處透光。

江遠愣了愣,下意識伸手拉動系在床頭的尼龍燈繩,‘咔’一聲響,吊在土墻上的燈泡兒閃了閃,散發出黃橙橙的光來。

屋里的擺設映入眼簾,床尾正對的墻角擺著發黑的木柜,木柜上堆著不少舊衣服以及一面鏡子。柜子旁邊還擺著三個青褐色泡菜壇子,不斷有咸香味兒飄出來。

“這是?”江遠的目光漸漸變得驚訝:“這是我老家的祖屋!”

江遠跳下床,在屋里轉了兩圈,視線終于定格在鏡子上。

黃橙橙的燈光下,一張剛擺脫青澀,卻棱角分明,沒有一條皺紋的俊朗面容出現在鏡子里。

目光深邃,五官端正,偏偏臉色蒼白,透露著一絲絲疲倦和營養不良。

江遠身子一顫,連忙瞪大了眼睛后退,滿臉不敢置信,“這··這是我年輕時候的樣子,這怎么可能!”

目光又瞟到墻上貼的日歷,1992四個數字顯得那么刺眼!!

江遠使勁兒一掐大腿,“疼!我不但沒死,還回到了1992年?”

江遠激動地沖出房間,一看堂屋里的擺設正是記憶中的模樣。

一張一米見方、已經油膩發黑的方桌和幾條木凳擺在堂屋中央,靠墻角的地方放著扁擔、繩索、鋤頭等農具,兩扇木板門用上下兩道門栓拴住,門縫里還透出一絲光亮。

江遠只覺得這一切極不真實,顫抖著手拉開堂屋大門上的門栓,一抹刺眼的光亮讓他忍不住瞇起了眼睛。

視線漸漸清晰,一片墨綠色映入眼簾,那是對面連綿成片的青山。

山腰處,錯落分布著幾十戶人家,多是土墻瓦房,少有一兩家蓋起了青磚平房。

這里就是江家村,一個貧窮卻寧靜祥和的小山溝,江遠的祖屋就在山溝中間一側的半山腰上。

“多好的景色啊,”江遠感慨了一句,目光掃過山溝里的成片田地,忽然看到兩道身影正沿著田邊小路朝自家走來。

打頭那人,叫做江大海!

江遠目光一冷,這才想起昨晚江大海請喝酒的事情。

江大海在外地混了幾年,不知道走什么路子賺了不少錢,回來村里就說要修三層高的磚房,為此村子里還掀起了一陣熱議,都說江大海出息了,村子里的年輕人該向他學習。

這事兒本和江遠不相干,可昨晚江大海請喝酒,說是找人看過了,村子里就數江遠祖屋這地方風水最好,要買下來建新房。

江遠當然不同意,農村人只有兩件寶貝,一是房,二是地,少了什么都不行。

可當厚厚一疊鈔票拍在桌子上,足足三千,本就喝得暈乎乎的江遠動搖了。

自家這祖屋百來年了,曾經也算是‘豪宅’,可現在就剩下幾面爛糟糟的土墻,論斤賣也不值三千塊。

看看人家江大海出去混了幾年,回來就要修三層高的磚房,自己還要守著那貧瘠的一畝三分地,緊衣縮食的勉強度日,可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加上江大海承諾把自家的老房子借給江遠住,還說要帶江遠去外面賺大錢,江遠酒勁兒上頭,連干了三杯高粱酒,一拍桌子就同意了。

收了一千押金,現在就藏在偏屋那堆玉米袋子里,剩下的要等祖屋拆掉之后才能拿到。

“艸!”

江遠回過神來忍不住罵了一句,上一世賣了祖屋之后,江大海倒是兌現諾言,讓人先帶著江遠去了外地,不過不是賺什么大錢,而是被送進了煤礦。

煤礦出了一場大事故之后,險些喪命的江遠果斷離開煤礦,去碼頭搬過貨,石雕廠打過工,兩年間換了七八份工作,最后又在一家古玩店看了三年庫房,因為認真實誠得到了老板的賞識和指點,陰差陽錯入了古玩圈子,才算是安穩富裕下來,回到再说。”

晶苧鄙夷的眼神看着他道:“好的,我会配合您骗小女孩的。”

王泱一脸尴尬:“我那是为她好。娲皇的数据库里的科技资料你都拷贝出来了吧?”

晶苧道:“原本辉汉十几亿人的国家的基础运转,只使用了娲皇47%的算力,存储空间只用了4%,其中科技资料占0.7%。我拥有娲皇5%的算力和存储,科技资料已经复制完成。”

王泱道:“很好!我们去其他国家的中央智脑再拷贝一波,尽量全面一点。”

和娲皇告辞。娲皇把他送出地下核心,来到之前的卡座,娲皇道:“感谢您清理了辉汉的聚变能源中心,我重新取得了能源中心的控制权,有了充足的能量,可以重新开始辉汉境内的辐射清理了。关于纳米虫暴动病毒的全部信息已经发送到您的终端。再次感谢您对辉汉和世界的帮助。”

王泱道:“娲皇,你应该在你拥有的权限之类,帮助辉汉幸存者团结起来重新建国,避免内斗悲剧。”

抱起小包包,带着三只猫准备上剑出发,娲皇道:“作为一点微不足道的谢礼,我为您准备了一辆座驾,是末日前专为最高领袖打造的一艘飞船,可惜领袖还没用上就遇难了。”

娲皇带他们来到中央智能中心顶层的一个机库,一艘颜色低调但外观大气的飞船停在中央,娲皇道:“道长!我已经把飞船智脑的控制权授权给您,飞船的能源储备足够绕行星球五十圈,已经补充了大量城市自动农场生产的新鲜食材。”

王泱谢过娲皇,带着孩子和猫登上飞船,玄天驮着行李跟上,晶苧控制飞船关门起飞离开辉京城。这艘飞船原本叫辉汉一号,王泱征求小包包和白猫的意见,改名为猫包号。

根据娲皇提供的线索,纳米虫暴动病毒的最初来源可能是北半球某处海岛。晶苧驾驶飞船直飞此处。

一路上王泱悉心教导盯小包,一边学习道家典籍,一边学习无忧仙府的入门心法。隔一天还让晶苧教导小包包辉汉共和国小学课程。

盯小包虽然只有六岁,但有股狠劲,学东西不学会不罢休,往往放弃玩耍休息。老父亲王泱心疼,经常指使白猫和两只狸花猫前去干扰小包学习,让小包和它们玩耍。

在小包休息玩耍时,他就和晶苧一起在实验室研究电能转化灵气的法阵,废寝忘食。反正这艘领袖专用飞船猫包号几乎什么都有,小包和三猫都有专门的机器人照顾生活,吃喝都是最高标准。

这天,猫包号飞过一片平静的海域,辐射也低。王泱让晶苧把飞船悬停在海面,和小包一起在海上钓鱼,白猫带着孩子在一边等着吃鱼,难得的亲子时光。可惜,三年没有阳光,海洋生态环境正在瓦解重构,没什么鱼上钩。

小包包很失望,白猫一家也很失望。王泱正准备施法作弊,给小包搞一条鱼挂到钩上时,远处出现一艘巨大的船,吸引了小包的注意力。

此界在进入可控核聚变时代后,大规模的海洋运输早已经终结。海上只有少量的特许捕鱼船和游轮,想要体验海上航线的人不少。但是在核战时,除了少有的几个大国海岸因为拦截了核弹没有爆发海啸,其余海面都经过了海啸洗礼,海上的船都凶多吉少了。那么出现的这艘船是核战之后出海的?

小包只是在儿童画报上看过船,从来没有见过真的大海船,好奇的鱼也不钓了,指着那船道:“蜀黍,看!大船!大船!”

王泱本想带小包去看看,但是发现船上有阴气类负能量,隐约有怨灵飞舞。

让晶苧启动防御模式,派出两个飞行机器人飞过去侦查。很快,机器人传回画面,景象犹如地狱,晶苧及时掐断了,免得吓到小包。

十分钟后,机器人已经扫描了整个船体,入侵了船的控制系统,得到了足够情报的晶苧给王泱报告:“这是来自沙漠小国的游轮,这个国家在化石能源时代极其富有,王室成员都有自己的游轮。根据资料,这个国家在聚变能源时代加入了先智教联合体,在核战中被重点报复打击,国土被七枚大当量核弹反复摧毁,目前是无人区。”

“船上的是该国逃难的王室成员,他们在核爆时躲到地下掩体逃过一劫,由于避难的人太多,半年前耗光地下掩体的储备食物和水,被迫出逃,由于本土是高辐射无人区,只能乘船出海。”

“船上没有足够的补给,所以估计发生了大规模乱战,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成为恐怖的血腥之船。”

难怪!王泱道:“船上有多少活人,都吃过人了吗?”晶苧回答:“船上还剩三十一个成年男子,都吃过人肉了。”

子所谓能婴儿,盖指此也,趣惊堂木,大声道:陆小凤,你他好像觉得黑豹这句话说得好妙圣思。”黄龙三年,建昌侯虑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城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来到桃花源

打卡摸鱼

我来到桃花源

银八

我来到桃花源

爱吃黄瓜的菊花

我来到桃花源

乐土土土土.

我来到桃花源

李白不太白

我来到桃花源

自习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