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奸夫也有诚信》。

趙無痕想速戰速決,也不想學習慕容悠的武功,便直接使出軒轅不敗拳,渾厚的內力向前發出,慕容悠見此招威力不俗,使出了家傳內功斗轉星移,一時之間,大部分的軒轅不敗拳的威力基本都被化去,趙無痕見狀一疑,立即使出螺旋九影,使出九陰神爪,狠抓慕容悠雙手,慕容悠雙手一甩卸去九陰神爪的爪力,手背一擊趙無痕,趙無痕身法快如閃電,迅速躲開,一腳斜踢,慕容悠反手一拉,化去腿力,使其偏移,一掌正擊大腿,趙無痕另一腳踏慕容悠的手腕,使得其收掌,趙無痕空中后翻落地起手叫道:“好功夫!”

慕容悠不語,趙無痕飛跑上前,使出大伏魔拳法,慕容悠一接,正想反擊,卻發現趙無痕已經來到自己的石臺后翻,站立攻擊自己,趙無痕一招九陰神爪斜下抓慕容悠的后腦,慕容悠雙手交叉向后上方一擋趙無痕的手腕,趙無痕乘機一腳前提慕容悠尾椎穴,卻發現慕容悠面前出現一極致剛硬的內力,擋住了趙無痕的一擊,趙無痕九陰神爪發出九陰內力,卻發現慕容悠頭頂上有一股柔軟的內力輕易化去了趙無痕的內力,趙無痕一驚,但還來不及思索,慕容悠盤膝的雙腿伸出,向后旋轉一甩,趙無痕雙腳被擊,向后倒飛,趙無痕立即一手撐住地面再借力立足于地面。

趙無痕見慕容悠剛柔護體內功修煉的如此之高,一時之間也想和慕容悠打起持久戰,雙方比拼體力和內力。

夏猶青雖說退出了天元派,但是卻在天元派附近待了兩天也沒有離開,南宮秋恰巧來了例假,于風夜間本是想去看望一下南宮秋,看到夏猶青的人影,但是也沒多大在意,于是就去看望了南宮秋,南宮秋開門迎接于風。

于風來到南宮秋屋內,關上門道:“秋妹,怎么打開門,不好好關上,你受了風寒該如何是好?”

南宮秋道:“吹吹不行嗎?一下問我這么多問題,我怎么答的過來!”于風立即打開房門,南宮秋呵道:“你怎么又打開門,是不是要我受了風寒!”于風又立即關上。

南宮秋從椅子上起身拍一下于風后腦道:“你真是的!你前兩日為什么去救夏猶青!”于風道:“我們兩個經常受他人非議,但是夏兄卻愿意從心里接納于我,我幫一幫他也是應該的!”

南宮秋怒道:“你忘記你是為什么來天元派了嗎?”于風大聲道:“沒忘,學好武功,名揚天下!”

南宮秋道:“你既然沒忘,那還擋住龍叔叔處置夏猶青?”于風道:“這有什么關系,以德服人,仁者愛人!”

南宮秋道:“你還不明白,龍叔叔今天叫我過去,跟我說了你。就是因為你擋住了他,弟子忤逆師父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于風低沉道:“秋兒,這樣說我就不開心,師父的這件事情真的是太不對了,天元既然自命為儒學正統,對一名弟子都不能寬懷以待,分明就是和儒家所謂的一視同仁背道而馳!還有所謂的什么九儒十丐,我看分明是無才無德,沒有能力進入仕途才作此謠言!分明就是無能的小人!”“大膽!”龍陽一掌劈開門進入,正要進攻于風,被南宮秋拉住,南宮秋大叫道:“快走啊!”

于風見狀也不想什么,拔腿就跑!回來又看見夏猶青的人影,覺得可疑,出于好奇,走進一看才發現是夏猶青,立即蹲下道:“夏兄,你怎么在這里?”

夏猶青看見于風哭泣道:“我去天劍派的時候需要過派費,但是我根本沒有銀錢,所以他們不讓我過,而且我一直沒有離開過天元派,所以我不想離開!這里就是我的家。”眼淚越來越多,于風離開家時沒有什么感覺,但是看到夏猶青居然對天元如此留戀,心中卻也是相信。

于風對夏猶青道:“夏兄,不如這樣,我記得天元派附近有個破廟,只不過那里之前鬧鬼,所以就沒有人去住,不如這樣,你先去哪里安頓下。”夏猶青猶豫。

于風看著夏猶青道:“世間無鬼,只有裝神弄鬼,你不放心的話,我陪你去,如果有鬼,我們就一起用武功鬼擋誅鬼,讓他消失!”

兩人來到破廟坐下,于風道:“這里太冷,我給你去拿枕被。”正想離開,夏猶青道:“再給我拿一把弓和二十支箭。”于風應聲。

夏猶青看著于風離去的背影嘆道:“既然我已經無法參加‘六藝’之決,那我就幫你在‘六藝’之決中奪得君子。“你還真是懂的回報啊!”一句由渾厚內力發出來的聲音。

夏猶青立即起身左顧右盼道:“誰?”一道人影從后方閃過,夏猶青轉身一腳旋風般斜向上一踹,人影立即消失,突然后方一聲音道:“嗯,不錯,你這招很是標準,只可惜速度還是不夠。”夏猶青再想轉身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動彈,那人明明沒有靠近自己,但是為何自己卻無法動彈。

夏猶青道:“你是何人?”那人哈哈大笑一聲道:“我乃天陰掌門李觀是也!”夏猶青道:“能夠封住天下內力的天陰魔君?”

李觀走兩步笑到:“沒想到你一個小小的天元棄徒也聽說過我的名號。”

夏猶青側看門外飛來一箭,箭剛要射向李觀,李觀察覺身后有箭飛來,左手伸出中指和食指夾住箭微微用力,箭立即斷成兩截,李觀轉身向后彎腰躲開一箭,于風入內連續射箭,李平凡无觉的世间生灵,还是僵硬冰冷的山涧清石,只要找出其间隐匿的脉络,行使合适的阵法,那么便能够化云梦为神秀。

  而符箓天师精于符箓,万般咒法皆隐匿其中,敕风雨听令,摄五行魍魉。拘遣神灵归位,怒喝邪魔退散,任世事沧桑变换如雪,唯手中神符不动如山。两袖清风使然,问其所欲?不多也,唯手中符箓止矣,简而言之,一身道法皆毕于手中符箓。

  对于剑修来说,那就简单了,一个字——猛!除了砍人以外,可以说是什么都不会,但偏偏这玩意儿花钱还贼多,但更邪门儿的是愿意为它花钱的人更多,陈佩以前不明白,但是当他看过剑修砍人的样子后,他就明白了。

  无他,就是砍起人来真的是太爽、太霸气了,所以即便花钱多,那也认了。

  当然王府每年也会洒出大量灵石金宝去供养剑修。好像自己那个便宜老爹给自己找的那个未来媳妇儿就是一个剑修吧,听说剑修一言不合就喜欢砍人,不知道自己这身板受不受得住。

  至于最后的修道者,也叫作修仙者。其实这四类修士都可以算是修道者,因为他们的境界都是朝着登仙五境踏进的。不同的是传统修道者精于玄幻莫测的道者术法,所走的道路不同罢了。

  就比如一片树林,有的树花开灿烂,有的树果实饱满,有的树绿叶长青,还有的树直耸入云。

  但殊途同归的是,大家都想要活下去,所作所为皆为延续,都想要让这片树林长满自己的同类,都是树,都扎根于脚下的土地。而在秦元大陆这片茂密的森林中,修道者依旧是主流。

  但俗话说的好,物以稀为贵,东西少就证明它的价值高,价值高就证明他不俗于凡胎俗子。而如同剑修、符箓天师这般既强横又珍稀的品种,当然是天之娇子啦。

  陈佩的父亲陈鸣就是一位剑修,而他的娘亲涂山绾绾也是一名列方术士。陈佩最开始对前世耳熟能详的剑修和符箓是极其感兴趣的,可奈何卿有意,天无情,眉眼抛给了死耗子,老天爷对着自己无动于衷,不肯赏饭吃啊。

  于是陈佩就开始修炼道法了,反正他对于道法也是很感兴趣的,至于其他术法,陈佩也只能违心地说一句小爷我不感兴趣了。当然,最开始他觉得自己既然地位都这么高了,随便修炼意思一下也就行了,可当他逐渐了解到世界的一些真相后,他才知道,身为岐木王府的世子,究竟要担负些什么。

  “咳咳!”陈佩抬手抹去嘴角的鲜血,心中痛骂死老头不讲武德。

  每次他来这儿修炼都会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遍体鳞伤得倒地不起。

  陈佩修炼的是功法乃是他的父亲所教授的,名作长生功。正如功法名号所说,长生嘛,功法的所有玄妙都与长生二字所牵挂勾连的,正好与岐木王所相映。

  但真实往往与意愿相斥,长生功其实是一门杀力极强,威力极其霸道的战争戮血法决。

  因为,陈鸣对于长生的理解是把想要杀你的人全都杀光了,自己不就能够活得最为久远,不就长生了?

  这也是为何岐木王属地位于玄泽妖国与合谷人国之间却依旧能够安稳伫立的原因,并且,岐木王前面岐木二字虽是合谷国人皇所封,可后面个“王”字,却是陈鸣与王府的所有兵士用着刀剑斧钺与头颅鲜血拼凑出来的。

  但陈佩好像并没有继承到陈鸣令神魔震颤的金戈杀伐之气。陈佩所修炼的长生功仿佛真的只是为了长生罢了。

  当然,说好听一点儿,那叫中庸平正,略无缺处,要是实话实说,那就是平庸无奇,毫无长处了。

  其实陈佩也纳闷,无论是穿越者的身份,还是岐木王世子的身份,自己的天赋都应该是那种震世骇俗,令星辰异乱,令仙野隐匿的大佬心生感应的绝世天才啊,但事与愿违,只能够哀叹一句造化弄人啊。

  可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陈佩盯着眼前的三个金甲木人,他们原本呆滞的瞳孔此刻正闪着红光,头顶是一门插着红翎的兜鍪,其下盘领遮住颈部,肩甲泛着金属的暗色光泽,身上披着层层金甲缕衣,腰前用着一块履带紧系,带下甲衣垂至膝前。当金甲木人踏步前进时,浑身金甲交击,发出冽冽声响,散发着一股诡异而又肃洌的气息。

  只见三个金甲木人忽然一齐向右平举木手,倏然间,三根寒铁长枪显现,锋刃刺破长空,金甲木人猛地合拢手爪,身下陡然间扩散出层层波纹,满地碎石浮空,尘土画出方圆之地。

  陈佩望着眼前的几个金甲木人,褛衣簌簌作响,空中仿佛凝成实质的杀机逼至双目,磕的有些生疼。

  陈佩很少与外人真正战斗过,因为府内高手如云,任凭驱使,自己又何须以身范险呢?

  至于府内强者,又对着他处处留手,把他夸的天花乱坠,根本打不尽兴。

  也只有这些木疙瘩和一旁喝酒吃肉的老头子才真的是对自己下手毫不留情,好像自己欠了他家几百万灵石一般。

  面对着前方杀机凌冽的木人,陈佩站起身来,朝着身下的草地呸的一声吐了一口血沫,将手臂之上的烂布条撕去,露出线条分明,结实紧凑的臂膀,大喊道:“老头儿,把我的汗血宝刀取来!”

  

风四娘盯着她看了半天,道:我脸,轻轻道我以前不要你跟我,

那怪物手腳此時不斷抽搐,隨后急劇收縮,最后全部縮進了長劍之中。

握著它的無為,滿臉是血,看向李浮塵,冷笑道:“有點本事,難怪能殺了莫少秋!然萬物非絕對,你運氣很不好!”

“你是說你能殺了我嗎?”

無為嘴角一揚道:“p>  李刚父子已经在后堂房间等候,见到吕泽回来都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这膏药真的就熬制好了?这未免也太有速度了一些吧!不会是这家伙之前就准备好的半成品拿到圣手堂又加工一下的吧?这种熬制膏药的速度简直前无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奸夫也有诚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才不是学院派

稚楚

我才不是学院派

兰桂

我才不是学院派

夜的光

我才不是学院派

东吴三少

我才不是学院派

维果

我才不是学院派

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