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罚囚晶》。

她话末说完,已笑得弯下了腰。松,因为我的家长告诉我自己尽

拜別師尊,路乞兒回到自己的小別院,房間里放著溫軟的床榻,每次看見他都會覺得覺得不真實,對于習慣了風餐露宿的他而言,這幾日的生活倒像是一場夢境。他試過上床蓋著溫暖的被子睡覺,卻總是睡不著。于是幾日以來,他都沒有睡在床上,每夜就在房間內的地上盤腿打坐,不眠不休的修煉。他剛踏上修行之路,這樣的刻苦對身體無疑還是一種負荷,畢竟他還沒有達到師尊和師兄師姐那樣的修為,他的身體依舊和凡人之體沒有什么大的區別。

他想起師姐送來的包裹,便找出木盒,拿出包裹將其打開,里面是三套衣物鞋子,都是尋常的素白長袍,不加任何修飾,只是每套都在左手袖口處用金線繡有“路乞兒”三字,字體娟秀,大若指肚。路乞兒已經認得自己的名字,也是第一次見著自己的名字,心中更是感動。他拿過其中一套往身上量比一番,大小尺寸剛好。破天荒的沒有去修煉,捧著那幾件衣物坐在床榻之上,心中一陣漣漪,這是師姐親自為自己做的嗎?想著想著,他竟是慢慢倒頭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悠悠轉醒。卻發現自己此刻正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周圍全是仙霧環繞。他記得自己分明是在自己的房間里睡著了,怎么到了這里,這里又是什么地方。他用力揉了揉雙眼,定睛向前望去。前方是一扇如同琉璃般透明的屏障,而屏障上的景象,分明就是自己的房間布置,難道自己在做夢?想到這里,他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耳光。

“啪—”,頓時一股痛意,這不是夢。路乞兒徹底迷糊了。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際,身后的空間之內突生異象,一些斗大的金色文字龍飛鳳舞,從虛空中浮現,閃著動人的光芒。路乞兒連忙望去,頭腦之中靈光一現,他瞬間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了。

這是他的空間小世界!望著那些文字,他便明白了,燒餅曾經說過,它在自己的體內放了一部功法,叫什么......《御龍大典》,讓自己去識字,等自己識字之后,便可以修煉這部功法了。

這些金色大字有一種古樸蒼涼的感覺,就是單單這么看一眼便有一種讓人窒息的厚重威壓,不愧是龍族的功法,還沒有修煉就能感覺其霸道之氣。

“這便是《御龍大典》。”他輕聲自言自語。穿梭在這片金色大字的海洋之中,這些大字各個分明,靜靜的懸浮在路乞兒四周的空間之中,泛著光芒。

忽然,這些大字逐漸匯聚在一處,由大變小,等到它們全都不見,虛空之中便出現了一個玉簡,閃著碧綠光芒,朝著路乞兒飛過來,在他面前一步之遙停住,靜靜的漂浮在那里。路乞兒伸手,輕松將其拿住,翻開玉簡一看,可不就是《御龍大典》嗎。

《御龍大典》分鍛體,煉魂,返生,御龍四大階段,每個階段都輔之一種相應的武技。每個階段又各有三個小境界。路乞兒開始翻看,但是很快還沒有看完第一章鍛體境界就已經遍體生寒,冷汗直流。

這上面記載的鍛體之法簡直可以用恐怖殘忍來形容,居然要武者將自身修為都廢掉,并且要將全身的筋骨一次又一次的震碎重組,破而后立。

路乞兒有些害怕,燒餅給的功法肯定不會害自己,但是如果自己到時撐不過去怎么辦?要知道,如此恐怖霸道的功法稍有不慎就會殞命,無異于要在生死之間徘徊。自己這輩子沒有活過幾天安逸日子,也從未吃飽過,現在終于有了個家,也有了牽掛的人,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溫暖。他怕死,他只是一個渴望愛和溫暖的孩子。思量許久,他默默的放下玉簡,退出了自己的識海。

“對不起,燒餅,我不想死,所以可能要辜負你的好意了。”他輕輕說了一句,便盤坐在床榻之上,開始日常修煉。他閉上雙眼,雙手置于于兩膝之上,運轉丹田,外界靈氣緩緩灌入,再經丹田分至全身各處,再從各處匯聚至丹田,如此反復,一循環則為一個小周天,九個小周天則為一個大周天。待到丹田之處靈氣滿溢,就會突破到下一個小境界。突破之后,丹田則會擴大到原來的兩倍。

但是今夜,路乞兒還未完成一個小周天,便覺得經脈有些不暢,靈氣運行竟是有些紊亂,靈氣就像一群無頭蒼蠅在自己的經脈各處胡亂沖撞,他趕緊停下修煉,若是放任不管,自己很可能會因經脈逆行而走火入魔。等到他睜開雙眼,自己已經汗

大哥8天了,一直沒回來,小黑也沒回來,我只看到數不清的喪尸,看不到邊的變異獸不停的還在向山洞方向前進著,王司令面前已經接到數不清的電報文件,洞府門口前我讓三姐安排了幾十個7級喪尸皇帶領了幾千名6級喪尸王守住洞口,全部腦中植入了爆炸晶片,又讓二哥和三姐每個下了精神烙印,我還是不放心,又拜托王司令讓人在洞口加了3個萬斤石門,除非在洞內打開,不然就算8級喪尸皇也別想沖破。

“怎么樣?”我走到王司令身邊問道,“瘋了,瘋了,上億喪尸啊,上億喪尸啊,都瘋了,都瘋了”王司令揪著頭發也不知道是不是回我的話,“我大哥怎么樣?”我問道,大家聽我在問情況,都圍了過來,“別提你那該死的大哥了,都是他,都是他,不要命的收服喪尸皇,我副司令說:他一個人竟然單挑百萬喪尸群的喪尸皇,一人連殺幾十7級喪尸皇,終于對上8級喪尸皇,都差點死了,胸口的抓傷差點讓他沒命,硬把腸子又賽回了肚子里,我副司令還沒剛勸他收手,竟然差點把我的副司令殺了,瘋了,瘋了,竟然還說...”

可能怕我不信,抬手點擊了鍵盤,一段視頻出現在了大屏幕,我看到了幾個大兵把我大哥吳天拉上飛行器,大哥一把把腸子塞回肚子里,‘來個人,幫我縫合下’大哥說道,一個醫護員趕緊過去,只見王司令的副手拉著大哥的手說:“吳天大哥,你看你傷的這么重,我怎么和司令和飛首領交代啊,你也太不要命了,不如我們回去吧。”“你說什么?你知道嗎?飛讓我覺得末日我有了家,我兒子他當親兒子,他把我當親生大哥,你竟然讓我沒完成他任務就讓我回去,你是不是想死”說完.

也不顧肚子里腸子又流了出來,伸手就卡著副司令的脖子,提了起來。“別,別,吳天大哥,我只是關心你”王司令的副手趕忙說,大哥也是一時激動,放下他,醫護趕緊繼續包扎,“記得,小子,別打我兄弟主意,不然你,哼”。“大哥”我渾身發抖,渾身黑氣直冒,雙眼竟然又變成了紅眼,大家覺得不對勁,都看向我,二哥上來就抓著我,:“飛,冷靜啊,大哥沒事的”。

於是大家都很开心,拥恨说:"老怪物!你使

韩兵站着那个书架前呆呆的立了足有五分钟,确信那本书真的不见了,这才默默回到门口,坐到电脑前发呆。

“对了,我可以查图书目录呀。”

韩兵快步来到那个书架前看了看编码,又回到电脑前检索,却发现到那个书架的目录断了个一个码。

没错,那个码断了,少了一串数字。

韩兵开始感到害怕了。“莫非,真的有鬼?”

“没回家呀?”

李玉洁突然出现在门口,把韩兵吓了一跳,因为此刻还没到上班时间,大厅里静悄悄的,她的声音显得很大。

韩兵“哦”了一声,笑着说:“回了,有点事,提前来了。”

“哈,有那么忙吗?连信息都顾不上回了。”这一次,李玉洁刻意压低了声音,语调却显得意味深长。

韩兵听了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赶紧拿出手机打开QQ,果然里面有李玉洁的信息。

“你今天有点不正常。”

韩兵呵呵笑了笑,不知该如何作答,索性把手机放到一旁,抬头问道:“您中午不回家吗?”

李玉洁也呵呵笑了笑,幽幽的说了一句话,顿时让韩兵浮想联翩,心跳加速起来。

“嗨,回家干什么呀,回家也是一个人,孩子住校,他,他又常年出差……”

韩兵点了点头,顿觉这女人话里有话,却虽然脑子里充满了遐想,嘴上却一句话都不敢再回,生怕说错了话引起误会。

然而,李玉洁好像并不在意,她信步走进阅览室,左右看了看说:“还是你们这好,我那都是儿童读物,想看本书都找不到合适的。”

说完,她又故意蹲下去翻看书籍,再一次露出内裤的边缘,和上次的不一样的款式,却是一样的性感。那后腰的皮肤,真白呀!

看着李姐扭动腰身,韩兵不由自主的幻想起上午的事情,脑子里全是张副馆长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

张副馆长的办公室韩兵只去过一次,那还是刚入职时的事。

那天,王燕告诉韩兵,张副馆长要换一个沙发,让他帮忙去抬一下。这种事,韩兵做为新人自然是责无旁贷的。于是他便上楼去帮忙把旧的抬出去,再把新的安置好,仅此而已。

在韩兵的记忆中,那是一间不小的办公室,有两扇窗户,靠窗摆着两盆绿植,进门左手靠一面墙是书柜,里面码放着整齐的书籍,书柜前是领导的办公桌椅,办公桌对面摆着两把椅子,进门右手挨着门口的位置就是我们新搬进去的沙发,还有一个不大的茶几。

这种陈设,大概跟中国绝大多数基层领导办公室都差不多吧,没什么新意,可谁又能想到,就在这一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办公室里,发生如此香艳的事呢?

不知为何,随着张副馆长办公室的陈设在韩兵脑海中浮现,上午俩人亲热的场面也逐渐清晰起来。

特别是李玉洁,她的面部表情、动作,说的每一句话,甚至皮肤下的血管,都清晰的出现在韩兵的脑海里,对了,她小腹下部,挨着腹股沟的那里,还有一颗红色的痣。

这一切,简直是纤毫毕现,就像现场直播一般。

<

“你知道密碼?”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學生身上。

被那么多人注視,初中生有些緊張:“我學校里的老師講過排列組合,這五個數字最多試120次就能成功。”

“120次!那你快試試。”西裝男看到了希望,忙催促道,他已經感覺到身體有些涼意,毒液似乎已經開始擴散了。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初中生從書包中掏出了草稿紙和圓珠筆,把剛才的那幾個數字記了下來,接著分成五個組合,然后開始一邊試驗密碼,一邊做好記錄。

在眾人焦急的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罚囚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石陨

沐双

石陨

写本书逗个娘

石陨

九不弃

石陨

带崽的老狐狸

石陨

我要搞事情

石陨

十方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