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利益换取》。

谁有火折子?快燃灯。他的声音居然还很镇定,但石雁却听得出万马堂的马师们,全都站在檐下,有的低下了头,有的眼睛望着

黄鬃恐不敢对守祭人太过分,面色不虞的道:“覃主祭,先生时间紧张,此事就别麻烦他了,我正打算减少巨鼬的数量,扩大捕猎范围,过苦日子减轻对绿洲的消耗,病了正好杀了吃肉!”

  蜀山剑侠传世界学了大量知识的王泱现在兼职兽医毫无压力,而且是中医药兽医,非常对口现在的情况。道:“吃病死的牲畜很危险。我去看看生病的牲畜。”

  獴人们感激的带着王泱来到一个牧场,仔细查看生病的巨鼬,从中医角度来看就是一种瘟病,来源可能是沙鼠之类小动物。

  王泱的弟子利爪蔚研究沙漠植物药理颇有些小成果。王泱借鉴一下,结合白纹部的守祭人现有的草药,开了个方子,嘱咐白纹覃安排熬制一锅汤药给生病的巨鼬喝。又开一个预防的方子,熬药给还没病的巨鼬喝。

  ……

  回到黄鬃城,出于对主人的尊重,王泱没有再住在房房身上,入住部主府。晚上王泱拒绝了狮族的盛大晚宴,黑鬃苇安排了小范围的小宴,还有可爱的獴人少女表演名为远望舞的舞蹈,亭亭玉立,身段修长柔软,王泱觉得很不错。

  主宾尽欢之后,黑鬃苇请王泱到先祖殿传道。王泱来到黄鬃城的先祖殿,殿前挤满了狮人和獴人,殿内的守祭人和首领也不少。他运用传音法门,从绿洲的形成讲起,很细致的解释了自然生态平衡的道理。对如何做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如何在绿洲上可持续生存简单的说明……

  喝了几罐水之后,月上中天了才结束,众人不肯散去,希望先生再讲讲。黑鬃苇大声呵斥道:“大道煌煌,岂能贪得无厌!”

王泱才脱身。

  第二天,王泱受邀和黄鬃恐一起检阅黄鬃部的常备军队和獴人征召军,他对大规模战争就是键盘侠的水准,更不要说兽族的军队作战方式他也不了解,也就没有不懂装懂的瞎扯什么,只是对狮族的简陋镰刀型武器提了意见。

  当场让利爪疾和几个狮人勇士比试几场,展示一下超凡刀剑的威力。狮人几乎都是几个照面的冲锋就被疾斩断武器,划烂皮甲。瞧不起豹人的狮人官兵们都目瞪口呆。

  王泱让短毛尖牙手持长矛上场,狮人们哗然,都觉得被侮辱,派獴人士兵对战,基本无一合之敌。于是黄鬃恐派女狮人士兵与老猫人打,没几下被尖牙一矛刺中胸口,皮甲被刺穿,受了皮肉伤。

  狮人战士们脸面无光,觉得败在豹人超凡战士手里,还可以说是先生给豹人的武装犀利,可是败在老猫人手里实在是丢脸。尖牙得意的叫道:“来啊!大猫!我可以打你们两个!”

  一个雄壮的男狮人战士咆哮着冲上场,老猫几个躲闪,刺中了几矛,可惜这个狮人战士战斗经验丰富,看似毫不闪避的猛冲猛打,实则每每避开了要害。眼看

鄭老八領著方子安來到后院井欄旁,方子安從井中打水,嘩啦啦的注入旁邊的水盆里,將西瓜一個個的搬進去泡在冰涼的冷水里。

鄭老八在旁依舊手軟腳軟,低聲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發現了你的身份。”

方子安冷聲笑道:“那不過是試探罷了。這廝倒也精細。可惜,想嚇唬我?他還嫩了點。”

鄭老八挑起大指贊道:“方公子真叫人佩服,若是我,怕是屁滾尿流了。”

方子安微微點頭,直起身來,挑起兩個空籮筐沉聲道:“鄭老八,你做的很不......

不過在山洞里卻是黑漆漆的,沒有一點光芒,仿佛剛剛的都是錯覺。

林宇這種情況大概是空間之前的碰撞,而隱形這超能力卻是讓林宇正好處于了空間與空間之間的縫隙。

林宇這下大膽多了,自己能看到外面,外面卻看不到自己。

林宇大步流星的往里面走。

幾乎是小跑了。

越往里走,林宇就發現那種現象越是嚴重,幾乎有一種氣浪從山洞深處向外吹來。

林宇之前在山洞門口感受到的幽冷的微風估計就是這個。

林宇停住了腳步,因為已經走到了盡頭,林宇瞪大眼睛,在他的面前竟然有一面宛如水面般的斑斕橢圓,宛如一面五彩斑斕的鏡子佇立在此,而伴隨著聲音的沉寂,一陣劇烈的風浪從這鏡面出席卷而出,吹起了林宇的額前碎發,這股風力之強,讓林宇不得不身體前傾著撐在地上,不然指定得被吹走。

外界,清水寺。

此時正是大白天,而天色卻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許多剛從大殿上完香的香客和僧人都好奇的出來查看,卻看到天上的太陽被一圈黑色緩緩吞噬。

“日全食?”

“爸爸,為什么太陽公公不見了?”

“因為太陽公公要去休息了呀。”

一對父子站在大殿的屋檐下。

孩子好奇的詢問父親。

車里的高城美琴也放下車窗望著天空,臉上密布憂愁。

友利道:“美琴阿姨,怎么突然日全食了?”

高城美琴皺著柳眉看著很快消失的太陽,喃喃道:“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啊。”

友利也看著天上的異像,心中隱隱升起一絲不安。

禪堂。

念經聲和木魚有節奏的敲擊聲戛然而止,老和尚睜開渾濁的雙目,望著門外一片漆黑的天色,握著木魚的手微微一抖,忽然一陣咔嚓的聲音響起,老和尚慢慢悠悠的回頭一看,瞳孔猛地一縮,金身羅漢的身體竟然浮現一道裂縫!

老和尚沉寂幾秒,幽幽的嘆息聲響起:“天生異像,金身破碎,這下不妙了……”

拿了傳家寶的高城新野正火力全開的往清水寺趕來,忽然天空沉寂下去,正開著車的高城新野忽然眼瞳一縮,眼前剎那一片漆黑,遠處頓時傳來砰砰砰連續的撞擊聲,于此黑暗同時響起的還有無數的怒罵聲。

忽然左前方道路上一道刺眼的亮光,接著亮光便明晃晃的沖高城新野駕駛的勞斯萊斯幻影沖來。

還好高城新野反應及時,猛打方向盤躲開,那道明晃晃的亮光從嗖的一下沖了過去。

高城新野一個急剎車停下車,伸出腦袋看著身后漆黑的夜色,頓時心里發愁,連忙打開遠光燈,繼續一路疾馳,望著遠方綿綿無期的山頭,高城新野的心頭開始籠罩一層陰影。

山清水秀的湖邊。

林宇揉著腦袋坐起身子。

嘶~

“疼死老子了。”

林宇揉了揉腦袋隨即警惕的觀察四周,入眼即是一片蒼茫的世界,沒有太陽,也沒狱了,也就根本无从提起;但是现在咱们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度儿也有差事了,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谈婚论嫁的事情了?这再拖下去,年纪可就大了,门当户对的不好找。”

韩德两眼蒙圈的看着刘氏,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这也没有一个前兆啊。

不过看到刘氏不断的给自己挤颜色,韩德连忙应道:“啊,啊,是啊。是该给度儿寻一门当户对的人家,不能再拖下去。夫人你辛苦些,有时间就张罗一下。”

嘭!

韩度把手里的碗放到桌上,原本他就吃饭吃的心不在焉,这下子听到爹娘的话,心里更是烦躁。

不乐意爹娘操心他的事,直接拒绝道:“娘,我的事我自己心里有数,你就别瞎操心了。”

见儿子顶撞自己,刘氏不干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叫我瞎操心?还你自己心里有数,难道你还要自己挑选媳妇不成?也不怕让人笑话。这事就这么定了,改天我就去找几个媒人来问问。”

韩度经历过的是自由恋爱,父母不管。现在却要面对父母的强硬安排,再加上今天见到安庆公主的缘故,心里一股子执拗劲顿时就上来了。

干脆把碗筷一推,“我吃饱了。”

抱起锦盒转身就出门,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刘氏见韩度耍情绪,她的脾气也被激发了出来,只是因为韩度已经离开了缘故,不好发作,“哎!你......”

转头打了韩德一下,“老爷你看他......”

“看见了,看见了。”韩德连忙安抚刘氏,“那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和他置什么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再说了,看他的样子,或许是心里有人了呢?等下老夫去问问,要是真有人了,你还少操心了呢。”

刘氏还是觉得气不过,觉得自己的好心被人当作了驴肝肺,气呼呼的道:“你儿子,你还不知道?他整天都是带着一群工匠,能够遇上什么人?”

别的人做官,都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只有自己这个儿子天天傻乎乎的东奔西跑,到头来还不落好。一文钱的俸禄都还没有拿到呢,结果就被罚了半年的。得,这下子改天还是要把老娘的嫁妆拿一件出去当了,才能够维持家里的开销。要是真等韩度的俸禄养家啊,这几个月都得喝西北风。

忽然,刘氏心里一惊,自己儿子天天和匠人待在一起,不会是看上匠户人家了吧?

想到这点,刘氏瞬间就不淡定了,猛然一把拉住韩德的手臂,差点将他拉的摔一跤。

“老爷,你说度儿他不会是看上了匠户家的女儿了吧?”

“这,这应该不会吧。”韩德一脸懵圈,完全想不到刘氏是怎么将匠户人家和韩度联系在一起的。“你自己的儿子你还不知道?聪明过人、心高气傲,要不是老夫连累了他,他会以举人的身份出来做官?恐怕没有金榜题名,他都不会出仕。他怎么可能看上什么匠户人家,你真的是想多了。”

听到韩德的分析,刘氏也觉得有理,同时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紧张了?韩度以前可从来没有对匠户人家有过什么特殊表现,现在虽然他管着一些匠人,那也只是因为差事的原因罢了。”

刹那间他觉万念俱灰,沉声一叹腿也没有受伤,你凭什么要看的,始垂泣自言,县令以有左验难之。泰极了,对极了!司马之又暗嗤一声,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利益换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笔走异世

蝴蝶一梦

笔走异世

闭口禅

笔走异世

魂断心不死

笔走异世

幽州龙魂

笔走异世

三千大梦叙平生

笔走异世

风华凄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