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司空御,再见!》。

”他表情很严肃,接着道:“每能蕴含着所有伟大背后的秘密。

熊曉歐說:“據我所知,章老爺子為人正派,一心為公,不擔心他有什么,只怕是他的兒子們不樂意。人要臉樹要皮,尤其這些有錢有勢的人,把臉面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被打了,肯定會報復的。”

“我們走了你怎么辦?”

“放心,這事兒我占著理,再說,當時我也不認識誰是誰,能把我怎么辦?”

“對對對,那就快走吧。”張惠芬信以為真,手忙腳亂的開始收拾東西。

林驍勸道:“媽,事情哪里有那么簡單?咱們一走了之,真要熊隊替我們擔風險?”

張惠芬拿著包的手,走也不是,放也不是。

突然,樓下傳來一個女人的嚎叫:“爸……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啊!”這個聲音大家都有些耳熟,出門一看,不是那個周小琴是誰?

樓下院子里,周小琴正拉著一個老人的手,老人在擔架上,醫護人員正把他從救護車上往下抬。旁邊還有個急的滿頭大汗的中年人,正在和醫生說著什么。

林驍他們在二樓,下面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熊曉歐說:“擔架上的就是章天來章老爺子,那個男人就是他的小兒子章為誠。”

下面忙忙碌碌的醫生很多,但人還沒送進搶救室,就有一個老醫生搖搖頭,嘆道:“章老爺子,已經去了。”

這句話一出,女人哭的更撕心裂肺,章為誠也紅著眼眶推開那個老醫生,大喊:“不可能,我爸還活著,你亂說,你亂說。”

被推搡的老醫生正是這家醫院的副院長,任長濟。市人民醫院資深教授,博士生導師,并且享受國家特殊津貼。

他會亂說?他被旁邊的醫生扶住,胸口劇烈起伏,顯然被氣的不輕。

這時,一輛掛著政府牌照的車駛入這里,看著下來的人,熊曉歐輕聲說:“這個就是章為民了。”

下面鬧鬧哄哄忙活一陣,看熱鬧的人群也差不多散開了。

醫院每天都在上演生命的開始和落幕,這樣的場景,隨時都在上演。人們大多匆匆一瞥,發出一兩句感慨就離去了。

突然,周小琴猛然抬頭,抬手指著林驍:“是他們,是他們害死老爺子的。”

“什么?”林驍暗罵:“這個瘋女人?得了失心瘋嗎?”

只見章家老大把手一揮,身后跟著的幾個人就上樓來,要請林驍一行下去“聊聊。”

下樓的一瞬,林驍已經想好了說辭,反正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這兒還有刑警隊長當人證呢,更何況,那個章老爺子,打這兒之前,見都沒見過,怎么可能是我害的。

到了他們面前,章為誠就抓著林驍衣領,惡狠狠的說道:“你小子究竟干了什么?快說。”

林驍掙脫他的手,很是氣憤的把今天圍繞著人參所發生的事情都敘述了一遍,聽得章家兩兄弟都直皺眉頭。說來說去,其實還是自己家里人的不對。

一旁的熊曉歐自報身份,并證實了林驍所說。

本想到真相大白,應該沒什么事兒了,但周小琴這個瘋女人卻不干了:“老爺子舊傷復發,有了那株人參本來是可以救治的。但就是這個人,想將人參賣出天價,無論我出價多少都不肯答應賣給我,這才耽誤了老爺子的病情。”

這下,章家兩兄弟看林驍的眼神都不善了。章為民說道:“小兄弟,人參是你的,周小琴咄咄相逼是不對。但就因為你的自私自利,害得一位功勛卓著的老革命,就這樣無端端丟掉性命,你于心何忍?”

章為誠就要激動的多了:“我爸十七歲參軍就到前線打鬼子,身中七槍大難不死,國家安寧了,他又一心撲在國家建設上,拖著一身傷病為國為民做出巨大貢獻,居然被你這勢利小人給害了。”

林驍立時無語,你家老爺子自己不行了,居然怪到我的頭上。

他還想辯解幾句,就聽到尋仙霸氣的說:“他的生死,與我何干?人參依舊在我手上,想要的話,來搶吧。”

章為民再也顧不得形象,氣的大罵:“混賬,混賬東西。”

尋仙正要發作,突然看向章老爺子,眼神急速變換,心中有了計較,語出驚人道:“這個人還沒死。”

“尋仙,話不可亂講。”林驍擔憂的提醒。

尋仙悄悄給他說:“這個人呼吸全無,心跳暫停,卻生機未絕,想必以前有過奇遇,有股力量護住心脈,不過也快了,放任下去,半日之內,定然斃命。”

季遼把欲陽花盡數采下,隨即反身走回了符仙宮里。

他一路行至那個早就為他準備好的煉丹室。

這個煉丹室從空間上和裝飾上,相比大道子的煉丹室差了可不是一星半點兒,簡直可以用皇宮和破廟來形容。

不過大道子是什么身份,那是響當當的丹圣,煉丹室自然差不了。

而季遼這里雖是差了一些,但好歹他也是一峰之主,這煉丹室差也差不到哪去,至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

在煉丹室的正中立著一個丹爐,這丹爐呈淡銀色,葫蘆狀,表面鏤空,雕刻著......

田里要浸水。不大会儿,蚯蚓摇此可以洗清,也免得这爱才如命

轉眼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個月以來,蘇景白天修煉玄氣,晚上按照蘇媃傳給他的精神念力之法激活自己的精神念力,進展也同樣不小。

如今腦九宮之中的先天精神念力,已經激活了大半了,算起來,應該算是達到了起靈境六重到七重之間的層次。

這天清晨,薄薄的霧氣在籠罩了大半個第五分區,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穿透云層落在大地上時,霧氣便飛速的消散開來。

隨著霧氣散開,遠處一座廢石堆上,也有一道身影逐漸的變得清晰了起來。

那身影并不是很高大,甚至還顯得有些消瘦,盤膝坐在廢石堆上,亂糟糟的頭發和破爛不堪的衣衫上,都沾著些許的露珠。

看起來,他應該是在這里待了一晚上了。

當清晨的陽光落在這身影上時,給他那略顯稚嫩的帥臉上,增添了幾分別樣的光彩,有些璀璨而奪目。

雙目緊閉,薄唇微抿,高挺的鼻梁下,可以看到鼻翼在輕微的翕動。

突然間,他的雙眼微微一顫,隨即緩緩睜開。

兩道精光閃爍,在朝陽的照耀下,閃爍著攝人的光芒。

“呼,還是沒能成功,看來這功法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突破到第七重的。”少年緩緩開口自語了一聲。

少年正是蘇景,修煉了近一個月的時間,他于昨夜第三次試圖將“渾天真功”突破到第七重,只可惜一晚上的苦工,除了將奇經八脈中的第五條打通了大半之外,功法方面還是沒能成功突破。

是的,這一個月的苦修,蘇景不僅將“渾天真功”修煉到了第六重巔峰,更是將體內奇經八脈打通了一半,跨入了玄氣八品之境,而且距離打通奇經八脈中的第五條,也已經不遠了。

只是越厲害的功法修煉起來就越困難,雖然融合了神秘靈珠之后的蘇景天賦超絕,可是能在一個月之內就將人級巔峰功法修煉到第六重巔峰,已經是達到一個極限了,想要突破到第七重,卻不是那么容易。

不過即便如此,將“渾天真功”修煉到第六重巔峰之后,蘇景體內資深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七千斤,而且直奔八千斤而去。

其實蘇景不知道的是,“渾天真功”這種人級巔峰的功法,本就是為玄通境的修玄者準備的,按理說以他玄氣九品之內的修為,能夠最多也只能修煉到第四重而已。

能夠修煉到第六重巔峰,已經是他天賦異稟了。

至于說想要突破到第七重乃至后面更高的層次,那即便是他,也需得突破到玄通境才行,最不濟也得體內經脈盡數貫通,達到玄氣九品巔峰,才會有這個可能!

“那么,接下來,就開始修煉蘇媃姐姐給我弄來的槍法吧!”

據傳三百年前大離北境有一玄氣宗門名為天羅門,其鎮派武學“天羅槍訣”乃是一門極為強大的地級中階玄功。

其上不僅記載了地級中階的功法,還記錄了一門地級中階的槍法玄技,是天羅門的鎮派至寶。

只是后來天羅門門下一弟子犯了國法,門中長輩暴斃,最后觸怒大離朝廷,朝廷下令,讓當代邢國公出手剿滅天羅門。

蘇家邢國公之爵位世代相傳,每一代邢國公都是大離最頂尖的強者之一,有邢國公親自出手,天羅門自然難以抵擋。

一番并不激烈的戰斗之后,天羅門覆滅,而天羅門的鎮派武學“天羅槍法”也落到了邢國公蘇家手中,從此傳承了下來。

只是因為當年的那一場滅門之戰,使得“天羅槍訣”被嚴重損毀,其中的地級中階玄功盡數毀去,就連地級中階的槍法玄技“天羅槍法”,也被損壞得只剩下區區三招。

雖說之后蘇家強者也試圖恢復過這門槍法,只可惜效果并不太好,是以這部槍法也從原本的地級中階玄技降為了人級巔峰玄技。

“雖然從地級中階降為了人級巔峰玄技,但是對于現在的我來說,這門槍法卻是正合適!”

知道了“天羅槍法”的來歷之后,蘇景心中卻是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波動,沒有因為這門槍法原本其實是地級中階玄技感到失落。

當年得到殘缺的“天羅槍訣”之后蘇家的一位槍道強者依托原本殘留的三招槍法,重新創造出了新的招式,分為五勢、三擊以及兩殺。

槍法的修煉,以扎、崩、點、穿、劈、攔、拿、圈、挑、撥這十種基本動作為主,其中前面五種基本動作側重于攻擊,后面五種基本動作側重于防御。

所有的槍法玄技,基本都是由這十種基本動作和它們的衍生動作組合而成,再配合上獨特的玄氣運用法門,才形成了品階、威力各不相同的各階槍法玄技。著上百名武士直奔宮中地牢。

一行人沒用多長時間便來到牢房門口,此時在牢外站崗的,恰巧是前晚他和小四見到的那位軍官。軍官看見大批士兵浩浩蕩蕩的朝這邊開過來,先是嚇得一愣,緊接著才看清楚為首的是大將軍鄭妮,慌忙快步跑到跟前,恭恭敬敬的行禮問候:“卑職參見大將軍。”

趙亮鼻子里哼了一聲,然后道:“原來是你啊,今天又輪到你當值?”

“是的,大將軍,卑職今日站白班。”軍官小心翼翼的答道。

趙亮瞅瞅不遠處的牢門,問那軍官:“這兩天有人來審問小四和那女子嗎?”

軍官搖搖頭,回答:“沒有沒有。原先通知說,上大夫可能會親自審問他們。但是自打昨天發現鎬京有敵來犯,就沒有人提這個事了。”

趙亮心中有數,暗笑道:也虧得是申侯及時來幫忙,不然還得魔王嶺的兄弟去演這場戲。虢石父作為上大夫,有監管鎬京城防的職分,在這個火燒眉毛的時候當然沒空去管兩個不起眼的犯人。他微微一笑,問道:“本將軍被大王任命為全軍統帥,指揮宗周六師抗敵,鎬京上下兵馬盡歸我指揮,這事情你知道吧?”

軍官一個立正,大聲應道:“啟稟大將軍,卑職明白!”

“好,你現在打開牢門,我要去看看犯人。”趙亮命令道,他見那軍官略有些猶豫,又加了一句:“放心,沒有大王命令,誰也不能釋放囚犯。我只是問他們幾句話,事關作戰,不得有誤。”

聽大將軍說不是要放人,那位軍官才安下心來,趕緊吩咐手下打開牢門。趙亮二話不說,抬步就走了進去,軍官趕忙和衛隊校尉一起跟在她后面,進到牢中。

這座半地下的牢房其實并不大,里面不過十幾個監房,由土墻和木柱間隔開來。借著通氣孔透進的光亮,趙亮依稀能看到每間牢房中都關押著三四名蓬頭垢面的犯人。軍官在一旁殷勤的指點著道路,同時簡要介紹這些犯人的身份來歷。

往前走了大概三四十步的距離,便到了地牢的中后段。軍官在一個監房門口停下腳步,指著里面道:“大將軍,你說的那兩位就關押在這里。因為情況特殊,所以他們是單獨一間。”

趙亮探頭瞅了瞅,確定里面正是王小四和鄭盧雅,遂轉頭吩咐道:“行了,把門鎖打開你們就撤吧。事關軍情機密,不能讓任何人聽到。”

那個守牢的軍官非常機靈,聞言答道:“既然如此要緊,那么卑職馬上將旁邊牢房的人全部轉移,還請大將軍稍后片刻。”說著,他向手下發出指令,雷厲風行的把左近幾個監房全部清空。

折騰了一盞茶的功夫,事情終于辦妥,衛隊校尉也頗有心思,吩咐宗周六師的衛兵嚴密把守地牢大門,禁止任何人進入,然后便拽著守牢軍官一起離開。

趙亮確定再無其他干擾,推門進了監房,對里面的二人道:“不好意思,兄弟我來遲啦。”

王小四早就知道外面是趙亮在忙乎,此時哼道:“我去,可算把你給盼來了。我和小雅差點準備要越獄了。”

鄭盧雅關心的問道:“小趙,你是怎么進來的?沒什么問題吧?”

“沒問題,都好著呢。”趙亮盤腿坐下,緊接著又馬上改口道:“不對,外面的情況其實不怎么好。”說著,他趕緊將外面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講給二人聽。

鄭盧雅聽完趙亮的講述后,皺眉道:“你的顧慮沒有錯,歷史節點發生重大改變,非常有可能是穿越者和我們一起導致的。這下可麻煩了。”

趙亮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問道:“要不咱們請示一下處長?看看他怎么說?”

“我們剛聯系過老屠。”王小四答道:“我的撥號器壞了,小雅那個也是斷斷續續的。屠處對咱們這邊的事情也沒什么辦法,只是一個勁兒的催著趕快行動。”

趙亮早就猜到是這么個情況,也沒有太過失望。本來嘛,這跨越了兩千多年的時空距離,用鞭長莫及來形容一點都不夸張。處長屠四海就算再有招兒,也等于是閉著眼睛瞎指揮。與其這樣,還不如全權交給他們三人臨機應變的好。趙亮理了理思路,將自己現在的有力條件和下一步的行動計劃,統統告訴了王小四和鄭盧雅。王小四聽完首先表示同意,能把鎬京的軍權掌握在手中,其實就等于握住了周幽王半條命,只要他和小雅被暌離救出去,順手把穿越者抓獲的可能性非常高。

鄭盧雅則略有些擔憂:“小趙,你要是被派到戰場上,先不說結果如何,單是抓捕行動該怎么參加呢?”

“這個你放心,”趙亮胸有成竹的說道:“我之前想好了,到時候給他來個金蟬脫殼之計。”

“哦?計將安出?”王小四搖頭晃腦的拽著文。

趙亮正要給他倆仔細講解,忽然臉色大變,直挺挺的愣在當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司空御,再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愿圣

南宫璐瑶

愿圣

墨海滨

愿圣

诸生浮屠

愿圣

行走的叶阿回

愿圣

子纹

愿圣

芝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