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兼并君擎!》。

傳送之門前,羅斯和星輝穿戴整齊,洛克將家族珍藏的一副盔甲交給羅斯穿戴上,合體的皮甲仿佛就是為羅斯定制的。星輝也取出一直背在身后的一面盾牌,手提長劍,頭戴戰盔,全副武裝。北冥玄又一次不厭其煩地交待兩人,到了對面第一時間傳回信息,情況不對可以立即退回,安全第一。

兩人向北冥玄、眾特使行了一個禮后,義無反顧的邁入傳送之門。兩人如穿過一道光幕般,消失在光環之內。不到一分鐘,洛克族長和北冥玄的手機同時響起,兩人忙接手機,是羅斯和星輝的來電,北冥玄將手機設為免提。

星輝急促的聲音響起:“大人,我們被傳送到南陽洲西北海岸上的亞歷山大大燈塔頂部的神殿。現在是安全的,但我和羅斯已經發現燈塔下有黑暗一族的人馬,已經在向守護大燈塔的召喚師協會的衛士們發起了攻擊,我和羅斯準備去協助他們,請您帶領大家迅速過來援助。”

羅斯那邊也是同樣的內容,北冥玄看了洛克族長一眼,族長示意由他決定。

北冥玄久歷風雨,并不慌亂,而是鎮定的安排:“洛克族長,各位特使,請立即與各家族通報,組織力量,南陽洲四個家族全員戒備。西金洲四個家族除做好準備防守外,抽調精干力量趕到神圣祭司城守衛神殿,并抽調人員通過傳送門支援南陽洲。洛克族長請您在西金指揮,我先過去援助,各位特使和家族聯系后立即穿過傳送之門馳援。”

大家立即依今而行,洛克族長召來四名族中戰士跟隨北冥玄進入傳送之門,要他們即使舍棄生命也要保護圣使大人的安全。突如其來的黑暗勢力的進攻,讓本來輕松的認證之旅變得緊張起來。西金洲神圣一族的領地內接二連三出現的神跡肯定已被黑暗一族獲悉,掌管黑暗的黑暗魔殿當然不愿意讓一盤散沙的神圣一族重新聯合在一起。他們自然要破壞圣使認證之旅,所以出現攻擊就不足為奇了。

邁進傳送門的北冥玄只覺眼前一花,身體如同被分解成無數的分子,強悍無比的意識海在這一刻也陷入了一片空白。待分子重新凝聚后他已出現在一座與祭司神殿結構布置相似的神殿大廳,這大廳位于一座高聳入云的大燈塔的頂部。燈塔足有600余米高,燈塔也建在臨海的一處懸崖之上,400余米的懸崖加上燈塔的高度正好與大洋彼岸的祭司神殿高度一樣,兩座神殿隔洋相對,相互激活傳送法陣,兩個神殿通過傳送之門方便快捷地聯系在一起。

燈塔前是高大的石質圍墻,圍墻環衛著燈塔下的神獸城堡。城堡大門緊閉,門外一群身著黑色盔甲或黑色長袍的人正在與一群獵犬、猛獸、飛禽戰斗,城堡上則不時飛出利箭射向黑衣人。這群黑色裝束人的足有三百多,或全副盔甲提盾執劍砍殺;或手提法杖、水晶球發出黑色的光線、風刀;或射出一根根黑色利箭。不時有黑衣人受傷倒地,同時也不斷有獵犬或猛獸被斬殺,飛禽被利箭穿透身體落下地面。寬大的圍墻上稀稀落落站著二、三十名身穿灰色長袍的人,他們手上的法杖上不斷有光芒出現,一只只猛獸被召喚出來加入戰斗,還有百余名穿著短衫的弓箭手在協助防守。

羅斯和星輝已離開燈塔,來到城墻上守護。北冥玄帶著4名喬亞特家族的戰士奔下燈塔來到城堡中,羅斯和星輝看到師父趕到,忙和召喚師協會的會長密根斯.伊萊克將北冥玄迎上城墻。密根斯簡單地施禮后,將情況向北冥玄做了匯報。

在二天前,也就是火神城堡的認證儀式成功后,黑暗勢力在南陽洲出現了異動。南陽洲四大神圣家族相互聯系,怕影響北冥玄的認證,所以沒有向在西金洲的特使及其他家族通報,只是加強了戒備。今天下午黑暗力量在兩處集結,向兩處神圣城堡發起攻擊。一處是亞歷山大大燈塔所在的神獸城堡;一處是位于東北海岸的圣殿騎士城堡。

黑暗力量開始攻擊前,燈塔頂部神殿被一道來自西北方的金色光線射中。隨后一道紅光從神殿內向西北反射回去,神殿內祭臺發出銀色光芒,整個神殿被映照得光輝閃耀,很遠就能看到,緊接著就受到了攻擊。幸好城堡的圍墻堅固,召喚法師們早有準備,沒有讓黑暗力量侵入堡內。

羅斯和星輝的出現帶來了遙遠大洋彼岸,祭司神殿中的傳送門被成功啟動的消息。來自西金洲的增援力量將會迅速趕來,密根斯會長心中大定。北冥玄又問其他兩個家族有沒有受攻擊,回答是沒有。他們之間時刻保持著聯系,矮人族和雷神族在加強防守的同時,已調集人馬馳援兩個受攻擊的城堡。四大家族已傳令在南陽洲各地的家族成員緊急回族。事態緊急,但西金洲與南陽洲遠隔重洋,最快地乘飛機也要三十多小時才能趕到,所以就沒有向西金洲的四大族求援。

北冥玄點頭對密根斯說:“會長先生,現有的防衛力量可以擋住攻擊嗎?”

密根斯猶豫了一下回答:“大人,暫時還能支持,但對方人多勢眾,分成三批輪番進攻。我的族人一直處在戰斗狀態,要不了多久就會面臨法力耗盡,無法召出靈獸戰斗的局面。您看,城堡外黑暗勢力的核心力量還未動用,只等我們顯出疲態發起總攻。”

站在數十米高的城墻上,北冥玄俯視著黑暗勢力處。城堡正門外千米左右,一隊穿戴相同整齊劃一的黑暗騎士及四名巫師、四名暗夜精靈靜靜佇立,沒有參加和召喚獸的戰斗。這批人身后三名首領站在一塊巨石上,一人全副甲胄在身,一人披著黑袍手握法杖,另一人身穿軟甲提著弓箭。

北冥玄對羅斯和星輝說:“我們去沖殺一陣,別讓這隊機動隊伍得逞。”

四名喬亞特族的戰士想跟去保護,被北冥玄拒絕,擅長精神攻擊的他們近戰能力是弱項,不值得出城冒險。羅斯雖然也是喬亞特族人,但她已隨北冥玄修行近一年,古武有了較深造詣,自保沒問題。星輝本就是戰士,更沒問題。三人從城堡的門沖出,殺向靜立的黑暗族人。這群人都是精英戰士,見北冥玄等三人殺出,眼露驚訝和不屑,第一排戰士揮劍迎了上來。

最先發起攻擊的不是沖在前面的北冥玄,而是發出精神攻擊的羅斯。忽然襲擊之下,羅斯成功控制了一名黑暗戰士,反身一劍劈向同伴,同伴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倒在血泊中。一名戰士撲上前來接住被控制的戰士,另七人迎向三人。北冥玄毫不客氣地取出青龍劍,激發劍芒,手起劍落將一名黑暗戰士劈成兩半,同時左手一揮,一枚鋼針射入左側撲來敵人的眉心,不透。

面對初瑤站定,等待對方先出手。

此時的初瑤一改往日俏皮模樣,表情嚴肅,束起的頭發隨風飛舞,英氣勃發,此刻仿佛換了個人一般。

林天正要開口請此女出手時,初瑤卻是雙手伸出,袖中兩條粗長樹枝如巨蟒般鉆出,直奔林天。

見對方出手,林天直接將玉尺祭出,護在身前,同時,一個巨大火球飛出,迎向兩條樹枝。

粗大樹枝如有生命一般,上下飛舞著一抽而下,將林天火球擊散,雖然表面的細枝微葉被焚燒的一片漆黑,但還是未作停頓地再向林天纏去。

兩條樹枝飛到林天身前三丈處,猛地一抖之下,無數如手掌大小樹葉鋪天蓋地的射出。

林天剛想催動玉尺,但略一思量,玉尺未動,而是大袖一揮,一團黑霧擋在身前,雙拳連連擊出,無數魔爪兇狠地與樹葉撞在一起。

魔爪與樹葉爆發出巨大聲響,紛紛爆裂,化為烏有。

初瑤見狀,手指向樹枝一點,樹枝頓時靈光大作,表面靈紋閃動,放射出兩道粗大閃電,徑直來到林天身前。

林天見雷電已到,并不驚慌,伸出兩只魔爪,“嘭”的一聲,竟直接將雷電抓在手中。

雷電在林天手中瘋狂扭動,發出噼里啪啦之聲,竟無法脫困。

林天雙手用力之下,兩團白色火焰將雷電包圍,只一瞬間,雷電一聲哀鳴,在林天手中消散不見。

兩條粗大樹枝趁機,飛速將林天死死纏住,靈光閃動之下,竟讓林天有些難以調動體內法力。

初瑤見林天被困,袖中飛出一把綠色木劍,閃電般飛出。

林天被困,但雙肩一抖,頓時全身冒出一團黑霧,“嘭”的一聲擺脫了靈紋束縛,體內法力重新恢復流轉,兩只魔爪探出,各自抓住一條粗大枝條。

林天低吼一聲,雙手用力,竟生生將枝條從身上拽掉,手中燃起白色火焰,將枝條燒成灰燼。

雖然初瑤看起來清純嬌弱,進攻卻是如此犀利,讓他稍感意外。

綠色木劍襲來,林天一指身前玉尺,將木劍直接擊飛,直奔初瑤而去。

初瑤早已見過林天這法寶的威力,不敢小瞧,纖指一點胸前一枚潔白玉佩。

玉佩飛出,變作丈許大小,與玉尺撞在一起。

“轟!”

兩件法寶相撞,爆發出強大的威力,各自彈飛,余波將護罩震得一陣劇顫,險些崩潰。

初瑤也被震得退后數步,面色殷紅,體內法力一陣凌亂。

玉尺在空中一個反轉,再次向玉佩砸去。

又是一聲巨響,兩件法寶再次崩飛。

初瑤雖然強行定住身形,沒有后退,但是體內氣血沸騰,若是林天玉尺再施展一擊,恐怕自己就要受傷了。

但她并不想就此認負,心中一橫,眼神堅定,趁林天玉尺未至,口中念起晦澀難懂的咒語。

咒語過后,初瑤身高竟似乎比方才高了數寸,長發飄舞,身上衣裙也變成了白色長袍,被風吹動之下,仿佛仙子下凡一般。

林天雖然不知此女要施展什么功法,但定然非同尋常,再次指揮玉尺向對方襲去。

初瑤仿佛沒有看見玉尺襲來,雙手緩緩抬起,從護罩外涌入無數水滴,聚在身前。

初始只是一只手掌大小的百靈鳥兒,但隨著越來越多的水滴融入,瞬間變作兩丈大小,尖鳴一聲,從初瑤身前飛出。

但巨鳥方一飛出,林天玉尺也已趕到,狠狠砸在巨鳥頭上。

沒有預想中的驚人景象發生,也沒有巨大聲響傳出。

玉尺只是很沉悶的撞在巨鳥頭上,就像撞在了柔軟的棉花上一般,被巨鳥一甩,便甩到了空中。

白色玉佩也重新撲向玉尺,死死纏在一起。

巨鳥雙翅一扇,看似速度極慢,但瞬間便跨過數十丈距離來到林天頭頂上空,尖嘯一聲的一沖而下。

林天察覺到巨鳥蘊含的龐大靈力,絕非尋常,不敢大意,雙手猛推,一個數尺大白色火球飛出。

比起巨鳥,火球雖小,但兩者相撞之下卻是勢均力敵,互不相讓。

火球火焰迸射,漸漸變化成一頭巨大火狼,大口狠狠咬在巨鳥脖頸之上,瘋狂撕咬起來。

而巨鳥兩只利爪也抓在火狼胸腹上,用力之下,想要將火狼撕裂。

而水火相抵之下,爆發出巨大水霧,將林天、初瑤二人完全籠罩在內。

空中兩只巨獸連連變化,或變作巨獸猛禽、或變作刀劍法器,死死糾纏在一起,竟將個天空攪得風生水起、電閃雷鳴,極為壯觀。

若不是殿前數名融境后期修士一齊向護罩輸入法力,恐怕那護罩一開始便在林天兩人的施法下破碎了。

護罩內,林天與初瑤也沒有再動用其他法器,而是變成了考驗兩人法力深厚與否的消耗之戰。

二人就這樣僵持了近一炷香時間。

林天自認為法力絕不在對方之下,但如此僵持下去還不知要多長時間才能結束,索性,大手一揮,指揮空中火狐“轟”的一聲,在原地爆炸開來,和巨鳥同時消散于無形。

而護罩也終于在巨大的爆炸余波沖擊下破裂,強大的氣流直奔殿前眾多修士。

四名融境后期修士大驚,急忙合力布下一道屏障,將所有人護在其中,才避免了被波及之下,導致低階修士受傷的情況出現。

初瑤在空中連退兩步,右手捂住胸口,險些站立不穩的從空中跌落。

但她抬眼看向林天時,卻發現林天仍穩穩浮在半空,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

初瑤重新變回平常模樣,但并未為了與林天比試落于下風而覺得懊惱,而是展顏一笑,似乎還很高興的樣子。

“林兄果然法力深厚,小妹甘拜下風。”初瑤向林天輕施一禮道。

林天卻是急忙擺手,道:“初瑤道友客氣了,哪里有甘拜下風一說,只是在下覺得如此僵持下去,仍是難分勝負,索性就此結束,道友覺得如何?”

二人相視一笑,飛身落到殿前。

彭城令,一州大旱,统推阴阳消伏,车的是他的师弟陆飞白,他俩人本是

蠻族強者邁著整齊的腳步,向著傳送門快速的走去。

這次李瀟決定只帶三境之上的強者上去。其他的帶上去也只是炮灰,再多的人,也就是幾巴掌拍死的事,還會影響他們的行進速度。

3000名大巫和2000名大巫師,用了半個多小時,才全部傳送完畢。

這時,李瀟才帶著科恩和李羽等人走進傳送陣。

哦,當然,李瀟不會忘記帶上塔里這個小奴隸,雖然塔里一點也不想去。

至于帶上塔里,在李瀟的暗示下,是科恩當眾提出的,他用的借口也很簡單,少主都以身犯險,去征戰入侵者,你一個小奴隸,竟然還想在后面享清福,這是人干的事?

所以塔里現在看科恩的目光,宛如看殺父仇人一般。

他現在已經完全認定,科恩就是李瀟降臨的載體,而且是百分百肯定。他已經決定了,等到了上境,他一定發動能力,讓入侵者第一個解決科恩,結束這場鬧劇。

塔里抬頭看去之時,正好看到科恩看向他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他不由得心中一凜,連忙將自己的想法收起,好似什么都沒發生一般。

隨著空間一轉,李瀟等人已經降落在了蠻族大軍的面前,5000人列著整齊的隊伍,好似在等待領導視察的士兵一般。

雖然這次戰爭李瀟沒有表現什么,但是在他的帶領下,他們完成了巫神早年頒下的神諭,他們都認定了,少主就是巫神眷顧之人。

李瀟看到眾人狂熱的眼神,微微點頭道,“好了,大家跟我出發,先與巫神大人匯合。”

說著李瀟率先在科恩和李羽等人的環繞之下,快速向著東北方飛去。那里正是巫神所在的高塔。

要問李瀟怎么知道的。那上層世界說是一個世界,其實只能算是一個小空間,畢竟只是巫神臨時搭建的,只是借助世界本源之力,形成的小世界罷了。

這個世界也就上百里方圓,整個大地都光禿禿的,什么都沒有,只有在東北方向有一座高山,高山上聳立著巫神塔,只要不是瞎子,進入這個空間都可以看到。

李瀟他們出來的空間入口,離那座高塔也就十幾公里的路程,在眾多強者的急速飛行之下,不到十分鐘,就已經來到了高塔上空。

剛一接近高塔,一股鋪天蓋地的壓力就從塔中傳來,李瀟感覺那股氣勢,比起之前見到的萬自在還要強出不止一籌。絕對是掌控三條法則之上的強者。

李瀟感受著這股氣勢,心中十分的好奇,為什么一個法則一重的弱雞,他的夢境之中竟然會出現法則三重的強者,而且還不止一個。起碼對面的維多男爵肯定也是如此的強者,不然他豈不是可以躺贏?

搖了搖頭,拋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李瀟躬身行了一禮,然后朗聲道,“屬下天狼部落少族長弗雷,帶領部眾前來援助,請巫神賜見。”

一個威嚴的聲音從塔中傳出,“只有天狼部落?其他部落的人呢?”

李瀟悲痛的道,“巫神,您消失之后,各個部落就開始爭權奪利,短短的三十年時間,真正還執行您神諭的部落已經不多了。我們天狼部落一直主張主動進攻入侵者,可是其他部落掣肘頗多,不然早就過來援助您了。”

頓了頓,李瀟將科恩拉了過來,然后才繼續道,“這次我們部落一位勇士,在軍陣之中,突破到掌控法則之境,所以才能將下境的入侵者滅絕。請巫神大人封賞。”

聽到李瀟說科恩是掌控法則的強者,巫神的眼神微微發亮。他們和維多那邊大戰不斷,現在所剩的掌控法則強者只有13個。而維多那邊也差不多,現在多出一個這樣的強者,對于他們也是不小的補充。

再加上這五千人中,竟然有2000名大巫師存在,聯合起來也不比四名掌控法則的強者弱上多少。

這次再與維多戰上一場,他也不會吃虧多少了。

如果能壓制住維多,他再回去下境,將其他部落的大巫師也帶上來,剿滅維多的日子還遠嗎?

想到這里,巫神哈哈大笑著從巫神塔中飛了出來,身后跟著13名氣息沉凝的掌控法則強者。

他來到李瀟面前,居高臨下的俯瞰了他一眼,然后微笑的點了點頭道,“不錯,雖然你的實力還沒達到掌控法則的地步,但是也已經不遠了。在我的巫神塔中好好感悟一番,突破也不是什么難事。”

聽到巫神沒有對科恩多說什么,反而說起了自己的實力,李瀟立刻恭敬的說道,“謝巫神獎賞。”

和李瀟說了一句之后,巫神才將目光看向科恩,只是隨便看了一眼,他便說道,“你突破掌控法

天地萬物,自然生長,春季種子落下,秋季收獲果實。

山谷中,那黑白圖中的兩人,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古風融合了至陰至柔的本源之力,他的神魂在快速的凝聚,若不是不滅的特性,他早已經魂飛魄散了,他的識海也在重新凝聚,不過不再是那迷蒙的混沌狀態,而是化為了無垠的星空,星光點點,璀璨無比。

而那破碎識海中的太虛源鏡,很久很久才震動一下,而且很輕微,不再是之前那么恐怖。

一切都在好轉。

姬夢靈也是得到了天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兼并君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限刻度

相月

无限刻度

刹时红瘦

无限刻度

妖夭夭

无限刻度

无心论道

无限刻度

任九天

无限刻度

K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