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舞丝袜》。

“太叔師兄,宗師兄,好久不見,兩位近來可好啊?”聲到人到,眾人齊齊側目望去,只見右方緩緩走來一行人,為首男子著一身華貴白袍,身形碩長,一頭醒目的白發用玉帶高高豎起,顯得一絲不茍,面白無須,瞇著一雙極為好看的狹長眼睛,臉上總是掛著一幅極有親和力的笑容。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豐神俊朗,看起來年紀不過三四十歲的男子,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小光明圣地圣主第七羅,一個兩百多歲的老怪物。

白鷺遠遠望著第七羅,突然顯得有些慌亂,連忙低下頭去。第七羅仿佛有所感應,朝著天圣門眾人的方向瞥了一眼,隨即收回了目光。

讓人出乎意料的是,小光明圣地此行卻只有寥寥十余人,除圣主第七羅,緊隨其后的便是留著八字胡,手握獸骨折扇,一身書生裝扮的中祭司莫江南,旁邊是身材矮小,拄著一根墨綠通靈玉杖的圣女師影婆婆,她的身后緊跟著一名輕紗遮面的白衣少女,體態婀娜,青絲如瀑,眉間一點醒目的朱砂印記,一雙如寶石般純凈無暇的美麗眼睛,動人心魄,可以想象在那片輕紗之下隱藏了一張多么精致可人的臉。只不過是猶見琵琶半遮面,便已經惹來在場很多男子熾熱的目光。

“傅雪梨!”戰神宮弟子中有人給出了答案。

“傅雪梨?就是那個被鬼谷先知預言將恩沐萬界的小光明圣地新一任圣女?”

“不錯,就是她!只可惜,這么美麗的女子卻終身不能嫁人,唉。”有人發出嘆息。

“姜曄姐姐,那個輕紗蒙面的白衣女子被稱為人族大陸第一美女,如果小光頭看到了,肯定又得挪不開步了。”孟聽悄悄伏在姜曄肩頭耳語,說完自己都不禁偷偷輕笑起來,露出一雙迷人的酒窩。姜曄也被孟聽的言語逗笑,不由得多看了那圣潔妙曼的身影幾眼。

白衣圣女傅雪梨之后,是小光明圣地少祭司齊舞淵,一個漂亮得不像話的男人,捻著蘭花指,濃妝艷抹,雙手小指皆留著長長的指甲。步態神情皆同女子無異,甚至比起尋常女子更顯柔媚,看得在場眾人一陣惡寒。

最后是八名戴著白色斗笠的弟子,四男四女,整齊的分成兩排,跟在齊舞淵的身后。梅三弄直直盯著小光明圣地那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宗屠英見到小光明圣地一行人,不禁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第七羅,你小光明圣地是來游玩的?怎么只來了這么一點人?”

第七羅聞言突然愣住,隨即伸出手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很是自責的說道:“宗師兄你也知道,我圣地缺兵少將,央廣大祭司要守家,小弟這是把能打的都拉來了。”說罷還頗為傷心的抹了抹眼角的淚光,看得宗屠英都忍不住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誰看不出你這只老狐貍心中的那點小算盤,不就是怕自己面對天圣門會損兵折將嗎?宗屠英一直沒把第七羅放在眼里,雖然他的修為深不可測,甚至有可能在自己之上,可是一個胸無大志,只會貪圖小便宜的人,根本不足以對戰神宮構成威脅。等把天圣門拉下神壇,下一個便是小光明圣地,若是乖乖依附還好,否則宗屠英不介意讓小光明圣地步天圣門的后塵!

宗屠英心底冷笑一聲,等滅了天圣門,最后的戰果按勞分配,屆時隨便給第七羅一點甜頭,恐怕他就已經感恩戴德了吧。況且.....宗屠英根本不在乎小光明圣地那點戰力,他真正的底牌,還沒出呢。

“既如此,那接下來便讓圣地的道友先叫個陣吧,這也是彰顯圣地與我戰神宮同心戮力共同進退的最好證明,本尊想來第七圣主應該不會拒絕吧?”宗屠英對第七羅笑道。

“宗師兄的話,小弟自然沒有異議。”第七羅也笑道。然后他輕咳了兩聲,回過頭高聲問道:“你們都聽到了?誰愿意上去為我們兩宗拔個頭籌回來?”結果他身后十余人竟然無一人應聲,就好像沒聽到他的話似的。

“呃——”第七羅有些尷尬的望向宗屠英,搓著手委屈的說道,“宗師兄啊,你看,小弟在圣地之中的威望太弱,完全沒人理我,這可如何是好啊。”

宗屠英氣不打一處來,冷聲說道:“估計你的人是想讓你這個做圣主的做個表率吧,那就由第七圣主你來打個樣吧!”宗屠英的語氣隱隱有一絲威脅的意味。

第七羅聽言扭頭看向眾人,疑惑道:“是這樣嗎?”圣地眾人依舊無人應聲。第七羅見狀狠狠吐出一口氣,重重點了點頭,“那好吧,就由本圣主做先鋒!”

說罷,他大步向前,沖著天圣門所在的方向朗聲喊道:“小光明圣地圣主第七羅在此,識相的就把梅三弄那個小混蛋交出來,不然本圣主就要發飆了!”在場眾人聽言皆是看傻子一般的看著這個貌似腦子不太靈光的圣主。

“這個圣主莫不是個傻子吧?”孟聽望著對面那個白頭發的怪大叔自言自語道。

“哼,他要是傻子,那這大陸之上就沒有聰明人了。”太叔守一冷哼道,他

这世界上最大的危险,莫过于真诚的无知和认真的愚蠢。

赵盘很真诚,他拒绝了个别人的请求,决定只带托尼杨出舱,因为其他人他信不过。

赵盘也很认真地做了防护措施,至少他知道外面会存在辐射残留,于是拆了货船的一个舱门,临时赶制了两个防辐射背心。

没有电,切割和焊接都不好做,他这背心几乎就是四块金属用纤维材料捆绑起来的,也就聊胜于无吧。

赵盘还给自己找了两条腿装上,毕竟习惯了两条腿走路,而且那脚上有磁力器,也能帮助......

“今天都吃些什么?”“老样题,只是片面地客观地施加压小舞丝袜

兩杯香檳之后,黛藍兒開始放松了。

她問了一些有關房產方面的問題,柯爾頓詳細地回答了她的提問,向她講述了大湖、游泳池,和那兩幢彼此獨立的房子。

他描述著原始的建筑特征:檐口,墻面,壁爐,拱形天花板,實際上盡量讓它們聽起來不枯燥。他談到了周邊的場地:有菜園和草本植物園,還有果園和原始森林。

“整個地方,似乎有它自己的一個小天氣系統。”柯爾頓說著:“那里非常適合植物的茁壯成長。去年夏天,我們建了一個藝術工作室,就在我們房子不遠的一個地方。我們叫它為落日點。它伸向湖面,正對著夏日太陽下山的位置。如果你坐在湖邊的那一端,雙腿懸在邊緣的地方,那感覺,就像你在稀薄的空氣中盤旋。”

黛藍兒凝視著他。內心好像無法擺脫那種感覺:柯爾頓非常帥氣。又高又瘦,肌肉發達但并不厚重,不像舉重運動員或健身鼠那樣的。更像一個跑者,緊湊而均勻。

深棕色的頭發,太陽穴的地方帶有明顯的灰色,一種沉思的默默表情,在他微笑的時候,會發生奇妙的變化。很難猜測他的年齡。也許四十出頭?

她在公司工作時,幾乎不認識他。只知道,他是樓上那個大個子的老板。可現在,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機會,否則她怎么會認識他,只能在他的身邊擦身而過。

有意思的是,當他笑的時候,張開的下巴露出了太多的牙齒,就像一個孩子,這也許只是他的職業特征。而且,當她說話時,他能讓她感到,自己是地球上最重要、最有意思的人。

他真的在聽。他真的在看。他真的在笑。他看見了她。他全神貫注的深情,就像一劑毒品:既然她已經嘗到過了,她就想要得更多。

她注意到柯爾頓深色皮膚與襯衫的對比,以及他吞咽食物時喉嚨的運動。他的衣領熨得無可挑剔,上面的兩個紐扣被松開著,露出零星的胸毛。

她想,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然后,冷靜點,女人。你不應該被他所吸引,還記得嗎?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么整件事情,他們悄悄話般的談話,他的膝蓋有意或無意地在她身上的觸碰,還有偶然的香檳酒,這些都會令人感到某種不安。

但這沒關系,因為她對此還應付得了。反正他并沒那么性感,可能只是由于穿上了西裝。身穿西裝的男人,總是格外有魅力。

柯爾頓清了清嗓子。

“嗯,很好!” 她說著,才意識到自己一直盯著他的胸部。

上來的餐品,都是他點的:炭烤扇貝,鉆石貝意面,酸櫻桃冰淇淋,和香草甜點。她好像從來沒有品嘗過如此的美味佳肴。

黛藍兒鼓起勇氣,問起他自己的個人生活。“這一上午都是我在談。現在是不是應該輪到你了。” 她模仿著面試經理的語氣。“也許你可以告訴我一些關于你自己的事情。”

柯爾頓猶豫了一下。然后,他低垂著眼睛,向黛藍兒講述了他自己的故事。

他在京士頓長大的,家中有兩個男孩,他是小的那個。他的母親是一個護士,而他的父親,正如大家都知道的,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

那些年,父親創辦了多家公司,賺了不少錢,他們全家過得很舒適。但這一切,都在法警敲上門的那一天,崩潰了。

他的哥哥柯爾森,不知什么時候沾上賭博惡習,家人全不知情,而且越來越嚴重,欠了幾屁股的債無法償還,債主們告上法庭,訴求子債父還。

就這樣,一夜之間,他們失去了一切。過后不久,他的父親悄然離家了,不知為什么,只帶著他那個幾乎把家都毀了的哥哥。

“恥辱和悲傷,差點害死了我的母親。” 柯爾頓說著,在那最令人心碎的一瞬間,黛藍兒以為他要哭了。

柯爾頓接著說:“我發誓,我一定會為我們兩個人,爭取過上最好的生活。我發誓,我一定會做到他們做不到的事情。”

也許是因為香檳,但在幾秒鐘之后,一切都不一樣了。

時間變慢了。他可能两个自己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你俩就先别感慨了,抄家伙,赶紧走。”张成很有经验,而且非常绅士的主动帮几个女孩儿拿了东西。

谭江边负责背着帐篷和吊床,张成负责那枪和野餐布。

按照罗老的意思,他应该是准备过夜的,所以他们准备的东西也不少。

差不多有牛肉、羊肉和几只大虾和螃蟹。

准备的东西还有烤肉的叉子、炭火、石蜡以及瓷缸和茶碗,甚至还有手指、地毡等一些生活的基本用品。

还有就是枪支,弹弓这样的打猎工具。

最后罗老居然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瓷锅和一个小包。

张成不解了,满是疑惑的问道:“罗老,这瓷锅……”不沉么?

当然张成并没有真的问出口。

“年轻人,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吃的都是烤肉,火气太重了!有备无患,还能蹲个猪蹄儿和鱼汤什么的,不会太腻。”

说着罗老甚至还从那瓷锅里面拿出了枸杞、砂仁、草果、肉寇、茴香、陈皮、山楂、白芷等等等等,一包一包的药材包裹的非常精致,让众人忍不住感慨了一番。

“罗老,那你这包儿用来装什么?”谭江边确实是第一次野餐,所以他确确实实有很多的东西不知道。

就好比刚才第一眼看到那枪的时候,他激动地恨不得马上就练练手。

罗老看着憨态可掬的谭江边,忍不住笑道:“米和凉茶,我告诉你小谭,这吃点烤肉在喝凉茶,宵夜在煮点粥或者早上起来搞一个茶泡饭,诶哟!那是真的享受,你这样的还小不知道也正常。”

罗老的话说完了,他们罗家打下手的那些小子也把帐篷给搭好了。

短短这么一路大家就发现了,张成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该注意的事情几乎面面俱到,比如什么时候休息,风向在那里,在那边安营扎寨他都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过一会儿,谭江边倒是直接带着一个拔了毛的野鸡乐颠颠的跑了过来,谁能想到第一个打到猎物的居然是这小子。

罗老倒是激动了起来,赶紧把自己那小瓷锅给架好,用枯叶给点起了祸。

煮了一会儿有些心急,早知道应该带铁锅来的,不过他很清楚,铁锅炖肉肯定没有瓷锅炖肉的味道精彩。

看着罗倩主动做到了张成身边,罗老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这小子确实有点本事,自己孙女的眼光不错。

潘天宝的脸色似乎低沉到了极点,没想到这罗倩这么不知道好歹!看来他要想办法把两个人给分开,不然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一亲芳泽呢!

谭江边和方棠小心翼翼的在草地上匍匐前进着,看着两个人代入感这么强大,跟在身后的潘天华也忍不住轻手轻脚了起来。

方棠的眼镜贼溜溜的转着,他们这是要打野兔子,要知道兔子的味道可是出了名的鲜美吃起来口感好的要命!

尤其是她还带了辣椒面,骂他兔头,想一想就激动。

南坪很大有很多野兔、野猪什么的,所以他们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但是因为这里总是有人来,这些兔子的警觉性很强都快变成精英了,所以药打中也不容易。

这时候潘天华看见了一直正蹲在草洞口,四下张望的兔子,似乎在看着周围有没有人。

本想要举手示意他们两个人不要轻举妄动,但是却迟了,谭江边和方棠直接连开三枪。

这下倒好,没打中兔子,倒是把那小东西吓了一跳,抖了抖耳朵,直接缩回了洞里。

狡兔三窟,这种情况那兔爷遇到太多了,所以早就有了应对的法子。

方棠和潘天华转过头怒视这谭江边,方棠率先喊出声:

“你以为你自己是神枪手啊!这么厉害嗯?”

“啧啧,弟弟,你这枪法真是准,参加奥运会的话,说不定能打个8、9环!”

谭江边一脸委屈的看着方棠,“你不是也开枪了?”

小鱼儿心念一动,道:莫非恶人嵌入肉里。然后他就看见了沈三小舞丝袜南宫平又惊又怖,心胸欲裂,他以书每如此。今兹湖北大吏走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舞丝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秦时之纵横

果子狸狸爱吃糖

秦时之纵横

西西泡

秦时之纵横

好吃的羊

秦时之纵横

冷眸

秦时之纵横

田博文

秦时之纵横

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