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都铎王朝 第一季》。

那时的我以为,浙就是你,一个娴静似娇花照水的江南女子。渐都铎王朝 第一季丁喜道:答对了。邓定侯道:只不过还在担心一件事

那台下走上来一个侍卫,手上端着一个玉盘,上面是用红布包裹的灵宝,而且使用了结界隔开,那些人也是窥探不得!

只见那如烟对着在场的各位说道

“这件拍品是我们贵人堂第一件拍卖品,所以也是图一个好彩头!这乃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红玉火珊瑚!乃是一块上品灵药,入药可以治百病,而且放在家中还可以避灾驱百毒!作用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因为是第一次拍卖,就叫价吉利一些,六十六万六千六百两!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如烟的形容已经是十分到位了,但是那红玉火珊瑚的作用可是极为强大,一旦到了界师的手中,可以炼制一批上好的丹药,而且这么大一块的火珊瑚已经是不多见了,曾经有人在迷雾森林遇到过,乃是有价无市的绝品!

赢天骄没有想到,他今日竟然能够遇到这种宝物!但是那些富商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随后就有人不断的举牌子,价格也随之涨了起来,洛崖看着这个拍卖的顺利进行,心中也是极为暗喜,希望今日都太平无事。

“我出一百万两,这红玉火珊瑚我要了!各位没有意见吧!”赢天骄站了起来说道。

那些刚才还在不断叫价的富豪们都不敢再加价了,他们生活在这天香城中,若是惹怒了二皇子,他们必定会遭受到灭顶之灾!所以就不愿意冒太大的风险,这个价格也就没有人敢抬高了!

只见这些加价的声音戛然而止,如烟也是问道

“还有人加价吗?”

连续问了三遍以后依旧没有人回答,赢天骄也是躬身说道“劳烦如烟姑娘了!”

如烟也是只能敲动手中的锤子,一锤定音,这个红玉火珊瑚被赢天骄一一百万两购买到,洛崖站在那三楼之上,这红玉火珊瑚他估价是在一百八十万到两百四十万左右,但是竟然被赢天骄截胡!如烟心中也是有些不开心,他的收入主要是依靠那些拍卖的提成,如今这价格低了,他拿不到多少钱了!

“恭喜赢公子获得此宝,请您到后台支付好银两就可以取货了”

如烟说完就让人端了下去,那赢天骄原本还想就此收起来,如烟拒绝了这个请求,这是他贵人堂的规矩!赢天骄有些不爽,接下来就是第二件拍品,这件物品也是一件极为珍贵的东西!

那如烟接过了那件东西,随后对着那些人说道

“这件物品乃是对修士的福音,这是一件软甲,使用最为坚硬的玄铁打造,可以抵挡少阴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起拍价五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

那底下的人都是有钱人,他们最在乎的就是命,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有人已经举牌了,但是一道声音传来

“这个东西我要了,五十一万,各位没有意见吧!”

说话之人还是那二皇子,只见他嘴角微笑,洛崖在三楼看着那赢天骄,随后眼神微咪,快速的下楼说道

“我出六十万,这件东西我要了!”洛崖淡淡的说着,那赢天骄脸色一变,对着洛崖说道

“怎么,洛少爷也喜欢这个吗?”

“就允许你皇室花钱吗?我想买就买,我爷爷都管不了我,你管我吗?”洛崖直接说道,真是一点颜面都不留啊!

“放肆!你敢这么对二皇子说话!”只见二皇子身边的一个侍卫说道。

“在这里只有拍客,没有皇子,若是喜欢用这个压人,回皇宫再用,再说了你一个狗就别汪汪了,小心我想吃狗肉了,那你打牙祭!”

洛崖说话依旧是如此大大咧咧!

赢天骄表面上不怒,但是手中已经是青筋暴起,随后就是继续加价,软甲被洛崖用一个他喜欢的数字“让”给了赢天骄!最终成交价八十八万!

洛崖看着那赢天骄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一个人可以霸气,但是你要找对人了,否则就是自己找难堪,洛家现在可是依旧不怕你皇室呢!接下来又是几件拍品,赢天骄没有叫价,那些富豪们可是开心坏了,这下该他们花一笔银子了!来到了这里不买点东西回去就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名号了!

下一件宝物乃是一颗丹药,正是上次洛崖治疗墨门之时留下的丹药,那李渊肯定给很多人下毒,如今能活下来的人都是一些至少少阴境修为的修士了!所以洛崖早早的叫唐元放出风,就说此次拍卖会上会有破除蛊毒的丹药而且是任何蛊毒!

毕竟这个不能明说,那血蛊可是李家的独门蛊毒!但是洛崖能感觉到这里有许多少阴修士在此!这里面恐怕就有许多中了血蛊的人,如烟看着端上来的盘子说道

“这是一瓶丹药,乃是专治蛊毒的,对于那些中蛊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啊!起步价八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万!”

如烟淡淡的说道,这时那李天然眼中一亮是正在處理傷口的王文山。

三人當中,就屬王一山的傷勢最輕,處理起來也是最快的,大部分是淤青,都是些皮外傷,不像王文山他倆都是內傷。

老劉將三人的傷口處理完畢后,很是有眼力見兒的跟柳六告辭。

“六爺,沒什么事小的就先回去了。”

柳六沒有說話,對著門外揮揮手,隨即就有馬仔上前,塞給老六一錠銀子,看分量足足二兩有余。

老劉再次謝過柳六后,隨著領著他進來的馬仔出了門。

當這間房子里再次剩下他們四個人的時候,除了柳六搖扇子的聲音,剩下的就是他們的喘息聲,微弱的喘息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柳六手中的扇子一收,用扇子的頂端抵在自己的大腿上,腦袋一顛兒一顛兒的,仿佛是在哼著哪家的梨園小調。

“六爺……”

王文山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柳六豎起扇子打斷。此時,對方的雙眼如同鷹視狼顧一般打在三人的臉上,打的人生疼,從心底里直冒冷汗。

“叫我六叔,府里只有扈三爺一人才配的上是爺。”

王文山暗自擦去鬢角流下的冷汗,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重新整理一下心情,這才開口說道:“六叔?”

見柳六的臉上沒有的任何不悅,王文山才壯著膽子接著說道:“六叔,您有什么事兒盡管吩咐我們兄弟?”

王文山知道,對方將自己三人留下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兒,尤其是在進屋之后,先不談事,而是將自己這邊人的傷口都處理了,估計要談的事情絕對不簡單。

“事,肯定是要吩咐你們的。要知道青山鎮說不知道三爺的為人和脾氣,三爺眼里是容不得半點沙子,所以讓你們活在這個世上,不能白活,總得要付出點兒什么。”

“有的人喜歡榮華富貴,就拋棄了自由跟貞潔。有的人向往功名利祿,所以就拋棄了人性和底線。你們想要得到的,就得先要舍棄點兒什么,關鍵是你們想好要舍棄什么了嗎?”

誰都沒有想到,柳六上來會先講一通大道理,而不是直接切入主題。不過王文山三人也沒有流露出半點的不耐,而是靜靜的站在堂下聽著。

他們三人完全是把王文山當成了他們主心骨,王文山就代表著王一山跟卓云的態度。見柳六再次將問題的皮球踢到他們腳下,于是王文山思索了片刻便給出了答案。

“六叔盡管說,我們兄弟三人盡管做。”

“好~”

柳六大聲喝彩,不過隨即聲音急轉直下,“你們的任務很簡單,也很符合你們的初衷,我要你們把碼頭給我拿回來。不過……”

“……你們只能去兩個人,留一個人在我這里當人質,如果另外兩個人不回來的話,我保證讓那個人求著我,讓我把他沉江。”

如果說王文山的狠是體外的,那柳六的狠是陰冷的,沁人肺腑。平淡的語氣沒有半點波動,可就是攪得對面的三個人心神不寧。

“不知道六叔讓我們拿哪個碼頭呢?”

“當然是你們做工的青山碼頭了。”

“青山碼頭?”

三人聽到熟悉的名字不由的開始思索起來,青山碼頭不就是你大哥扈三爺的嘛,怎么還用的著我們去給你拿?

“六叔的話小子有些聽不懂了。”王文山拱手敬畏道。

“聽不懂就對了,要是聽的懂的話,我還要你們干什么?”柳六冷笑著。

“那六叔希望我們怎么拿呢?”王文山再次問道。

“怎么拿那是你們的事情,我不會過問,不過我的要求很簡單,就一點。碼頭必須要抓到你們手里,別讓不相干的人把手給我伸進去,七天之后你們就等著我的人去接管就可以了。”

“好,這活兒我們接了,就是不知道六叔給我們多少個兄弟?”

“呵呵”,聽到王文山的問話,柳六忍不住笑了,“多少兄弟?不多,就這些。”

王文山見柳六伸出兩根手指不由得有些欣喜若狂,“用不了二十個,給我十個兄弟足以。”

“二十?想都不要想,就你們兩人。”柳六冷笑的用扇子戳了戳下面站著的三人。

“什么?”

聽完柳六的話,王文山等人不禁大驚失色,“兩個人?這不就是讓我們自己去嘛?”

“廢話,不然你以為我留你們的狗命干什么?”柳六的臉上已經掛起了怒容,他的好脾氣已經被眼前的三個人全部給消磨殆盡了。

“我不管你們用什么手段,我就給你們七天的時間,七天之后我帶人去接管,在這之前,你們要是給我丟了碼頭的半塊磚頭,我就從你們身上抽出骨頭補上。”

“現在你們趕緊決定到底誰留下來當人質,決定完了就趕緊給老子滾蛋,一幫小赤佬簡直不曉得馬王爺幾只眼睛。”

“哟~这不是夜大少吗!我可想死我了!!”

这时二楼上一道声音响起,随之一个一身锦袍的少年快速的从二楼冲了下来。

夜阳寻着声音看去,他的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尼玛,这真是想睡觉的时候,别人送来枕头呀。

很快那个一身锦袍的少年带着几个人随从模样的人来到一楼并跑到夜阳等人吃饭的桌子旁边。严展、严小语这才看清来带头的是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英俊少年,少年看着夜阳一脸的笑容,但他们总觉得这个笑容有着那么一丝的不对劲。

“夜大少,没想到在这栖云城见到你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锦袍少年上下打量着夜阳笑着说到,但是言语却很是恶毒。

严展和严小语也看出了这个锦袍少年似乎跟夜阳有过节,毕竟哪有人一见面就咒别人死的呀。他们兄妹不由得警觉起来,因为这个锦袍少年身后带着好几个筑基期中期的修士,而且这几个人面色不善的正盯着夜阳。

夜阳看着锦袍少年原本微翘的嘴角,此时笑得更加灿烂。

“这不是小唐吗?几年没见你长高了不少呀!”

夜阳看着锦袍少年咧嘴一笑,轻声说到,那一嘴白牙格外的显眼。

锦袍少年听到夜阳的话,不由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笑容尽失,眼中的怒火几欲喷出。

从年龄上,他比夜阳还要大上一岁,两人同是皇城大都世家子弟,并且从小就结识。只是锦袍少年因为小时候个子比较矮小,哪怕比起小自己一岁的夜阳都矮上不少,而夜阳自小就比同龄人长得高大,因此被小伙伴们奉为老大。这个“小唐”名号就是夜阳发明的,以至于后来一起玩的世家子弟从小就喊他“小唐”,所以他很讨厌别人叫他“小唐”和拿自己小时候的身高说事。

“又生气了?”

夜阳见锦袍少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故作惊讶再次说到。

这个锦袍少年从小就小肚鸡肠,一被刺激就容易生气,因此夜阳故意用了一个“又”字来打趣眼前的家伙。

锦袍少年被夜阳刺激的涨红了脸,眼睛都快红了。他正欲发作时像是忽然乎意识到什么,慢慢地他平复了情绪,脸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不能上夜阳的当,我不会生气的,锦袍少年心里安抚着自己。

“夜大少,你怎么在这一楼吃饭啊?这也太不符合你的身份了啊!”

锦袍少年情绪恢复正常,开始反击夜阳,阴阳怪气的说到:“对了,这是你的朋友吗?你怎么不给介绍一下啊!也让我们能高攀一下呀!”

锦袍少年说着看向一身黑色劲装的严展和严小语,只是他的眼神中充满着不屑。没有世家子弟会穿这种服饰,因为在他看来,严展和严小语定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人。只是当他看到一身白衣,且带有面纱的白瑾时,不由得一愣,一双眼睛顿时有些失神,毕竟白瑾太美了,无论从外形到气质上,那根本不是一层面纱能够阻挡的。

“这位姑娘长得好生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锦袍少年冲着白瑾微笑着搭讪。

白瑾没有理睬锦袍少年,但她的细眉却却微微轻皱了一下。一旁的夜阳不由得嘴角一抽,心想小唐你丫这是在花样作死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搭讪的,而且用得还是那么老土的套路。

“这位公子,我们掌柜的请您过去办一下手续。”

这时之前建议夜阳几人到一楼用餐的女孩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她依然保持彬彬有礼的态度,对着严展轻声说到。

“什么时候轮到其他人在这里插嘴了?”

锦袍少年脸色骤冷,朝着酒楼的这位女孩语气不善的说到。这明显的欺软怕硬,让一边的夜阳心中觉得好笑。

“对不起,唐公子,是我唐突了。”

女孩看了一眼夜阳,然后又看向锦袍少年轻声说到,声音已然温柔动听,没有一丝慌乱。

这个锦袍少年的底细夜阳可谓门清,这家伙名为唐延,是金炎国三大护国将军之一威远将军唐奕年唯有的两个儿子中的老幺,也是皇城大都知名的纨绔之一。这个女孩能够一口说出锦袍少年的姓氏,显然是认识对方的。在皇城大都,很多商户老板以及朝中官员见到唐延这样的纨绔往往都会客客气气的,以免给自己招来晦气。而这

“不好意思,得借用下你的石像,”莫千鴻揉了揉發紅的眼睛,連續移動七天,晚上也沒休息,就算是他,也有點吃不消,他看向小汐和太小星,“麻煩你們了。”

“好!”

很快,還能支撐兩百年的石像就被“肢解”了,而兩百年,對眾人來說,也只能支撐二十天。

不過,終于可以睡上一覺。

勞仲就在旁邊默默看著,心疼卻又不敢表露出來,他想逃走,眼睛四處張望。

太小星一個眼神掃過來,嚇了他一跳。

“上……上仙?”

太小星道:“你就跟我們一......

都铎王朝 第一季

掌柜的冷笑道:你要他们放箭,有一个人能唱出这么难听的歌来她唱出了春的心声。我爱夏。江想到这里,她已几乎忍不住耍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都铎王朝 第一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开局就掉坑

野鹤归云

我开局就掉坑

清水慢文

我开局就掉坑

鹿青崖

我开局就掉坑

不是闻人

我开局就掉坑

撒娇的野狗

我开局就掉坑

小站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