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吊妞》。

“那三个童子听到这里,不禁中例举几个武功最高最可怕的吊妞

李婷终于听明白了今天丁教授带着两位学生来访谈唐文哲的真正目的,就是邀请唐文哲去量子物理研究生参与一项‘平行世界’的穿越试验。

服务员为李婷更换了一杯咖啡,李婷还在惊慌之中,周敏与夏少阳看到李婷这么紧张也就低着头不言语了。

丁教授不以为然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这么紧张,去量子物理研究生做‘平行世界’穿越试验也不是我们提出的,在与量子物理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交流时,我们把在学校小图书馆中遇见沈馆长的故事给他们讲了,他们一致予以否认,认为这是个伪命题,里面可能存在很多漏洞。他们也曾经接到过许多类似的报告,最后到现场采用技术仪器探测分析,最后都得出了伪科学的论断,其中不乏有恶意搞笑和迷信的成份,有的甚至是利用魔术道具掺假,造成人们视觉上的误判,现代科学技术根本无法支撑‘平行世界’现象的存在。那我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我是亲眼看见沈馆长而且还有视频录像为准,他们都以现在的物理学理论予以了一一驳斥,把我也搞得一头雾水。现在我甚至有点怀疑我一辈子从事科学研究的价值了,我原来不信神与上帝,现在我开始感觉是有一双上帝之手在背后操作这世间的一切。”

唐文哲说道:“丁教授对自己的学术研究有点悲观情绪了,丁教授原来对任何研究课题都充满激情与活力的,这次可能是碰到真正难啃的骨头了。”

“可能还不止是难啃骨头问题,我现在最大的痛苦在于自己尽管有过亲身的感受,与从‘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沈馆长有过面对面的交流,但是却无法解释这种现象,甚至被贴上了迷信的招牌,感觉自己已经不是一位科技工作者和教师,倒是像一位招摇撞骗的诈骗犯,这一点我实在无法接受。”

“哈哈,丁教授开始怀疑自己的学术研究了,这个问题严重了,看来只能让我去充当一下实验对象,让那些量子物理的科学家在事实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唐文哲说道。

“我也正是有此意,但是我觉得这事对你唐同学不是很公平,因为上次你已经说过了,这种穿越还是有风险的,万一在穿越的过程中出现意外,我将难咎其职。丁教授说道。

周敏说道:“是呀,因此丁教授让我们不要提出这个问题,我和夏少阳商量,还是让我们向你提出参与量子物理研究所‘平行世界’的穿越试验。”

丁教授说道:“我们把你的情况对量子物理研究生的专家说了,他们对此却很感兴趣,几位专家立即向院领导作了汇报,当即拍板准备立项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配备最好的设备与人力,只要被测试者愿意,他们可以邀请你到量子物理研究所去进行试验,观察记录你穿越‘平行世界’的全过程。当然我当场就予以了反对,认为首先进行理论研究比较稳妥,对人体进行试验要在具有充分安全保障的基础上,经过科学论证,经过本人的同意,在法律与不违背伦理的情况下才能实施。”

“丁教授,你说得对,做这种试验一定要在确保人身安全的的前提下实施,万一在哪个环节上出了差错回不来就麻烦了,但为什么这与伦理有关联呢?”李婷问道。

丁教授低下头没有马上答复李婷提出的问题,夏少阳见丁教授不愿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我是这样理解,穿越‘平行世界,还有一些专用的概念,比如说叫做隐形传输、量子传输、瞬间移动等,就是把人放进一个巨大的扫描器,在A地点进行分子级的解构,然后在B地点重建,传输时用到了“量子纠缠”的概念,就如爱因斯坦所说的出现“鬼魅般的远距作用”,即使相隔距离遥远也没有关系,但是从伦理上来说在B点复制的人是否是原来的那人,在伦理上是有争议的。”

“那你们还提出让唐文哲参加这种试验,不是太冒险了吧。”李婷气愤地说道。

唐文哲笑着说道:“其实我认为这种研究方向就错了,如果把人体分割到分子或量子再通过‘量子纠缠’传输到很远,这根本就不现实,处理的数据量大得惊人,有人计算过可能要花费10万亿度电和100万年的时间传输,这些技术在人类未来100年内无法实现。”

“我同意唐同学的说法,有的科学家提出了‘等离子传输’或通过‘扭曲时空泡’将人类传过去。所谓的‘扭曲的时空泡’就是让飞船在它里面超光速飞行,从而在‘平行世界’中穿越。可惜啊!也许人类会再次成为科学猜想的受害者,在短期内根本无法实现。”丁教授说道。

“那唐师兄到底是运用什么原理在‘平行世界’中穿越的呢?过世的沈馆长又是怎么出现在小图书馆的呢?这些现象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我们就有责任通过现象去揭示事物的本质。”夏少阳说道。

唐文哲说道:“我上次已经对你们说过,其实‘平行世界’穿越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一直困恼我,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是谁决定将穿越‘平行世界’的秘钥分发给指定的对象,决定具有穿越的能力,现在都是一个迷。我上次提出可能有个‘系统管理员’在选择被试验的对象,但是究竟是什么选择标准我都一无所知。现在我掌握了穿越的密码,但是是否能成功穿越并返回,根本没有必胜的信心,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

李婷说道:“自从上次参加了丁教授的会议后,我也多次登录唐文哲推荐的深空探测爱好者网站——‘平行世界’观察网,一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更没有收到‘系统管理员’分发秘钥的邀请,看来要被选中比登天还难。”

“这个问题我也有同感,我甚至一晚上都泡在这个网站上,除了学习到了…没人。”你都坐下了我能说什么,呵呵。

白醉醉有些好奇地看着她:“也没看你怎么好好学习过,你怎么成绩提升得这么快?”

白慕微微一笑:“我有慧根。”

白醉醉嘴角抽搐了一下,呵呵一笑:“想要打个赌吗?”

“不。”白慕迅速摇头,“不跟你赌。”

白醉醉轻笑一声:“下节体育课滑冰,你会吗?”

不等白慕回答,白醉醉起身:“我们来个双人花滑,如何?”随后,她起身离开。

白慕呆了呆,然后想起来自己是会滑冰,但是很一般,更别说花滑了。

要完,这下要出丑了。不过白慕不是太在意,还有点心痒痒。她还没学过花滑呢,曾经她也只是上了几个星期的滑冰班罢了,也就懂得大概怎么滑冰,还真没怎么认真学过技巧,能跟一个人请教貌似也不赖。

……

今天是滑冰,一群人嘻嘻哈哈地扶着墙慢慢滑冰,白醉醉一个漂亮的燕子步来到了白慕面前,伸出手,笑吟吟地道:“一起滑吗?”

白慕连忙摆了摆手,有些尴尬地笑笑:“我其实不是很会滑冰。”

白醉醉有些惊讶,然后朝她勾勾手:“我教你。”

白慕莫名觉得白醉醉好攻啊,怔了怔,下意识抓住她的手,然后滑了起来。尽管白醉醉放慢了脚步,但白慕还是有些手忙脚乱,只能死死抓住白醉醉的胳膊。白醉醉见状,笑了笑,然后抓着白慕开始滑起来。

渐渐的,白慕有些错乱的脚步整齐起来,能够跟上白醉醉。她很喜欢骑单车,觉得那一瞬间自己是自由而畅快的,就像是飞起来一样。咳,滑冰也给了她那种感觉,一瞬间白慕忘了周围的一切,只是不断地前行,绕圈……

好久没有这么舒畅过了。

停下来后,下课铃声响起,白醉醉笑意盎然地看着她:“你很喜欢滑冰?”

白慕一怔。

“以后我教你好了。”

跟着李小浩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李小浩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对白醉醉这么温和了?你以前不都视她为对手的吗?”

白慕耸了耸肩:“对手又不是敌人,而且她也确实有我值得学习的地方啊。”

李小浩默默地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女生们最近都很兴致勃勃地做珍珠奶茶,桌子上面堆满了珍珠啊布丁啊椰果啊等等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路上洒了一些珍珠,再加上李小浩是近视眼,脚下一滑,下意识去抓旁边的桌子,结果桌子倒下,那些小玩意儿也跟着一起撒下来,顿时闹了个人仰马翻。

“李小浩!”女生们愤怒地尖叫。

矮小的李小浩瞬间被一群女生包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这时,白醉醉突然过来,说这些珍珠是她们弄了一地,人家又是近视眼没看到,摔了跤,不应该都怪他。女生们见班长出面,心里这么一想,怒火消了一些,便开始打扫卫生。

李小浩怔怔地看着白醉醉离开,心里咕哝道:“真是女王陛下啊。”

……

期末考过去,杰林宣布带大家来个一日游。所有人蠢蠢欲动,只有白慕和白醉醉还算淡定。白醉醉问道:“老师,去哪儿玩?”

“阳光农场。”杰林说道,“我们在那里待两天一夜。”

“切———”一阵嘘声响起,小屁孩们顿时跟霜打茄子一般垂头丧气。开什么玩笑,阳光农场坐大巴车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而且他们以前还去过几次,里面没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这也太没劲了吧!

“都不到别的地方去玩吗?”有人愤怒地抗议,表示失望。

杰林淡淡地道:“不行,不够安全。到时候穿校服过去,带好睡衣等随身衣物,知道了吗?”

“还要穿校服?!”这下他们是真的哀嚎了。搞什么啊,还要穿丑丑的校服,这真的是折磨吧?!

不怎么期待的毕业旅行来了,大家没精打采地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坐到车上,李子浩在白慕旁边坐下:“老大,你看上去还挺有精神的啊。”

白慕笑了笑:“好久都没有这样过了,为什么不精神。”

李子浩轻叹了一口气。

最近李子浩大作家开始敲敲打打,在班级里公布将所有人写到一个故事里,想要自己什么角色都可以跟他说,也就是一个围绕着整个班级的小说。

众人沸腾了,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李子浩瞬间万众瞩目,所有人都在好奇他写的小说到了哪一部分。写的是中二武侠,有人是大反派,有人是超级厨神……这些都代表着少年少女的幻想,对江湖的期待。

其中,白醉醉是一个女侠,行走江湖无敌手,牛的不行,曾经救过里面的李小浩许多次,简直带上了神奇色彩。

白慕呵呵笑着,这就是单纯的想要舔女神吧。嗯,当然这是好的,哈哈,毕竟谁没当过舔狗嘛。

到了一个农场,众人们下车,带着行李去向宿舍,放好行李后去食堂吃了一顿味道不怎么好的晚餐,然后被要求回到宿舍睡觉。

大高个踢了一下被子:“谁要乖乖地排队回宿舍睡觉当乖宝宝啊,太闷了!”

“对啊!”有男生开始响应,然后踢开被子。不知道是谁提议的枕头大战,又不知道是谁开始说要去食堂,白慕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怔了怔,然后摊摊手,表示你们随意。

学生时代的白慕是不喜欢挑头惹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世界她没那么多顾虑,想了想,还是跟着去了。

当然,她可不会拿自己的枕头过去,轻微洁癖的处女座让她很难接受。

刚进入食堂,一个枕头飞过来,白慕下意识接住,那丢枕头的人似乎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愣了愣,正是白醉醉。

谢白衣一声暴喝,飕!飕!飕!一皆入轨,有所资须,悉就典者

这个过程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北冥玄得到这颗传说的重宝不到一秒钟,还来不及感受一下这个宝物有什么作用,是什么来历,它就自行钻到青藤宝葫里去了。北冥玄无奈地笑了笑,就这么着吧,宝葫也是自己的。

那只玄龟没有第一句‘麻烦老头麻烦事’就是那(麻)椒鸡肉、蛋炒(饭)、(老)鸭炖芋(头),(麻)油三宝,八宝(饭)和凉拌洋(柿)子,这第二句……”

等到张成说完,曹老头的脸就好像在滴血一样,本以为他要跑路,没想到他直接笑出了声。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满眼都是奋击,虏披靡去。是时吐谷浑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吊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纵地衡

落茶花

天纵地衡

槐林

天纵地衡

苏景°

天纵地衡

Miss 鱼

天纵地衡

喜欢老虎

天纵地衡

顾大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