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5060w》。

传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善乎,管生之能言也!礼仪, 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 则祸乱败亡,亦无所不至,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不为,则天下其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 乎!予读冯道《长乐老叙》,见其自述以为荣,其可谓无廉耻者矣,则天下国家可从而知 也。予于五代得全节之士三,死事之臣十有五,而怪士之被儒服者以学古自名,,而享人之 禄、任人之国者多矣,然使忠义之节,独出于武夫战卒,岂于儒者果无其人哉?岂非高节 之士恶时之乱,薄其世而不肯出欤?抑君天下者不足顾,而莫能致之欤?孔予以谓:“十 室之邑的準備,趙陸是靜心樓名義上的總負責人,也是最守規矩的人,很少見到他為人網開一面。

因為趙陸喜歡守規矩,也強迫別人守規矩,一切規則之外的東西,他都抱著極大的惡意,這就是幾乎所有鎮心師最害怕面對的人,也是因為這個缺點在第一軍競選副將的時候被遣回。

靜心樓主說,這人你們第一總軍不要,我要。

林木林的思緒劃過,感知到趙陸注視著自己背影的目光是如此柔和,不禁感覺心頭觸動。

“白映,你看啊,我們兩個世界棄子,也不是這么慘嘛。”

林木林帶著笑意,身上的綠光濃郁的耀眼,一腳踏入了一片白茫茫。

她喝起酒来实在不像是个女身边。她是个极聪明的女人5060w

“兰洁,换个地方聊吧。”林飞宇说道。

  沈兰洁是季悦酒店中的地缚灵,所以在这个酒店中,她有着林飞宇所没有的能力。

  只见她轻轻一挥手,徐浪顿觉面前一阵云雾遮眼,等他再睁开眼时,他们已经不在酒店大厅,而出现在了一间客房里。

  徐浪一脸神奇,她这个能力和黄欣欣在深夜乐园冥河之旅中,随意变换空间场景的能力,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沈兰洁看了一眼徐浪,幽幽说道:“这就是他们说闹鬼的三楼。”

  “那这个房间,莫非就是张孝杰住了一个月的凶房?”徐浪闻一而知二。

  沈兰洁默然,一脸清冷。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这时,林飞宇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当年……”

  听着林飞宇娓娓道来,徐浪也渐渐弄明白了这里面的来龙去脉和恩怨情仇。

  那个陈仲伟的确不是什么捉鬼的道士,这家伙做的是冥婚生意。所谓冥婚,就是帮死人找配偶,有找男配偶的,不过找女配偶的居多。所以,陈仲伟经常通过贩卖尸体,来达成交易获利。但是随着土葬逐渐被火葬替代后,适合配冥婚的尸体,就越来越难搞到了,陈仲伟的生意自然也就一落千丈。

  后来陈仲伟恶向胆边生,把主意打到了那些身患绝症的年轻人身上。

  他经常在医院门口或者网络上寻找目标,只要发现适合冥婚的绝症患者,他就会想方设法地接近对方。众所周知,身患绝症的患者为了求得一线生机,往往是最容易相信他人的。等取得对方的信任之后,陈仲伟就会设局,以带患者求名医治病为借口,将对付拐走。

  而沈兰洁,生前就是被陈仲伟拐带来此的。

  “兰洁不是咱们东海人,她是苏京人,生前已经患有绝症。在医院几次被陈仲伟搭讪之后,就渐渐熟络了。陈仲伟告诉她,东海这边有一位专治疑难绝症的老中医,他可以带她来东海求医。”

  林飞宇叹了口气,“兰洁当时年纪也小,加上又病急乱投医,于是就跟他从苏京过来了东海。”

  听到这,徐浪余光一瞥,发现沈兰洁低着头,紧握着双拳,身体明显微微在颤。

  她在努力克制,克制着滔天的怨恨。

  林飞宇轻轻拍了拍沈兰洁的肩,继续讲述着……

  后来,陈仲伟把沈兰洁带到了东海,住进了季悦酒店。他告诉沈兰洁,先这里住两晚,等预约到了专家号,就立马带她去医院。

  此时的陈仲伟,就是沈兰洁灰暗人生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自然对他是百分一万信任。

  当天晚上,沈兰洁因为白天旅途劳顿,早早就睡着了。

  趁着她睡熟之际,陈仲伟悄悄拿起枕头,把熟睡中的沈兰洁活生生给捂死了!

  陈仲伟杀了沈兰洁之后,一点都不慌张,而是把身材娇小的沈兰洁,装尸进了一个大行李箱中,大摇大摆地出了季悦酒店。他找了一处荒郊野岭,小心翼翼地进行了藏尸处理。

  这尸体两天内就要交易出去配冥婚,陈仲伟自然要小心处理好。可别被蛇虫鼠蚁啃咬坏了,到时候坏了品相,让买家趁机杀了价!

  胆大心细,熟门熟路,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不过也不知为何,这一次杀了人,陈仲伟却发现了诡异的地方,那就是沈兰洁的鬼魂,仿佛无时无刻地跟着自己,从一开始梦中频频出现,到后来走夜路也能撞上,最后居然半夜出没在他家中,每一次现身都要跟他索命,把他吓得半死!

  后来,不知道陈仲伟从哪里寻了法子,或者找了什么高人施了法。突然有一天,化成鬼的沈兰洁发现,自己居然被封禁在季悦酒店内,出不去外面了。无论她怎么努力,一到酒店门口,都会被一网结界给弹射回来。

  她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季悦酒店之内,成了名副其实的地缚灵!

  地缚灵,永远无法离开封禁之地,而且心中怨念不除,仇恨不消,就永远也不能转世,无法投胎。更别提出去找陈仲伟索命报仇了。

  在这季悦酒店中,一困就是三年!

  这三年里,她以长发红衣女鬼的形象出没在酒店之中,惊吓了不少人,但却从来没有主动害人性命,更没有找替身,一是她心中的仅存善意,二是林飞宇时不时出现的劝导。

  还有最重要的是,她要等到陈仲伟。

  只要杀了陈仲伟,消除了心中的怨念和仇恨,她才能解除地缚灵之束,安心转世投胎去!

  老天开眼,这一次,陈仲伟真的出现了!

  但最终却被徐浪的意外出现,硬生生给放跑了。

  ……

  “原来如此!”

  听完之后,徐浪对沈兰洁的歉意又加深了一分,我不害伯仁,伯仁却因我而不能转世投胎!

  他看向林飞宇,又好奇问道:“我听林警官你跟陈仲伟的对话,好像你是一年前殉职的,怎么跟陈仲伟和沈兰洁小姐还牵连在一起了呢?”

  “诶……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吧。”

  林飞宇喟然叹息一声,对徐浪说道,“三年前,沈兰洁的家人报了失踪,通过各种线索追查到,她来了东海市。然后我们通过线索,又追查到她和一个中年男子住进了季悦酒店。通过酒店提供的监控视频,我们发现陈仲伟离开酒店退房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我们注意到他中途离开酒店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个大行李箱,我们有理由相信,沈兰洁已经遇害,被他藏尸进行李箱运走。于是,我们市局成立了专案组,决心要捉拿疑犯陈仲伟归案。呵呵,谁知道这一追,就是两年。这两年里,我们几乎跑遍了东海市的各个角落,都没有找到这个家伙的下落。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有兄弟部门在破除民间封建迷信活动冥婚的过程里,发现了关于陈仲伟的线索,这家伙居然一直是冥婚产业链的骨干成员。于是我们顺着其他尸体贩子提供的线索,终于查到了陈仲伟后来的藏身地点。”

  徐浪嗯了一声,继续听林飞宇说下去。

  林飞宇说道:“顺利找到他的藏身地之后,我们小组对他进了围捕。不过这家伙也不是普通人,力气大得惊人,我们三四个人一起上,都没把他摁住!拘捕,还有袭警,鸣枪示警无效之后,我只好对他左大腿开了一枪,可是更邪门的事情发生了……”

  “我一枪击中了他的大腿,子弹却直接在他腿上弹开,对他竟然没有作用。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还有人能刀枪不入的!我又连射两枪,子弹还是被弹在了地上,陈仲伟毫发无损!相反,他整个人还陷入了从所未见的癫狂状态,怒吼一声,掀翻了我们的其他队员,冲过来要夺我的枪!我和他在争夺枪支控制权的时候,枪响了!”

  林飞宇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惨笑一下,“子弹射穿了的胸口,正中心脏,我当场殉职,而陈仲伟却逃之夭夭!再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变成了现在这种状态,再之后不久,我就在季悦酒店碰见了兰洁。”

  “这……”

  徐浪张着嘴,一时无话,他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小的酒店闹鬼事件里,居然隐藏着这么多的故事。

  “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林飞宇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你这个时间应该是你家深夜乐园的营业时间。”

  说到这儿,林飞宇诚实地笑了笑,说道:“别介意我知道的这么多,毕竟我们见过几次,而且我偶尔游荡在小鹿身边的时候,也无意中听过你的事。”

  “是的,一次在警局的洗手间,一次是在我家游乐园门口。虽然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但说实话,我两次,不,加上这一次应该是三次了,我对林警官的这三次出现,我都从没感到过害怕,反而让我觉得安全,踏实!”徐浪友好地点了点头。

  林飞宇指了指自己身上警服和警/帽上的警/徽,宽厚軍,那三弟咋辦?”一名青年將領一愣,他是陳洪進最年長的義子,他們此番可是為了給三弟出口氣,順便把他給救回來,這怎么就收兵了?

“既然打不下來,那就談!”陳洪進也是沒轍,除非自己盡起大軍輜重,在此直接耗死對方,不然啃不下。可若是如此,自己在清源軍的地位恐怕一落千丈,孰輕孰重還是能夠掂量出來的。

孫宇抬頭看看天,這還沒到晌午呢,怎么就撤軍了。本來依著孫宇的計劃,就在這磨死敵軍,再尋機反擊,若是能夠殺得對方打敗,那就再好不過了。

“刺史大人,咱們本就無仇無怨,不如停下來談談。手下弟兄都是咱們一手帶出來的,就這么白白折損在這里,頗為不智。”陳洪進帶著一隊親衛,舉著盾牌靠近亭峽關喊道。

“無仇無怨?那你為何揮兵來攻?”孫宇不由得嗤之以鼻,眼看打不下來,這就變臉了。

“本將的義子跟大人鬧了些誤會,我在此替他給刺史大人陪個不是,不知大人能否放他一馬?若是可以的話, 本將這就帶兵回返,絕不再犯。”陳洪進斟酌一番說道,這可是兩軍陣前,一言一語都能傳到四方,得格外注意。

“大將軍所言,莫不是那閩西幫的二當家陳其司?將軍放心,他吃得好,睡得香,也就是每日需要勞作一番,等時間到了,本官自會放他。”孫宇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這立馬放人肯定是不行的,我可是占了上風,必須得出血才行。

“勞作一番?這是何意?”陳洪進聽了一愣,本以為陳其司肯定被關押在大牢里面,沒想到居然不是。

“哦,陳其司聚眾作亂,本來依律當斬。本官念其年幼,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只要在礦上干個二十年,本官就還他自由身。”孫宇腦袋轉的飛快。

“二十年?刺史大人,這其中想必有誤會,我那義子為人忠厚,斷不會聚眾作亂。若是他真的給貴地造成什么損失,本將愿意照價賠償,而且等他回來,本將必定嚴加管束。”麻蛋,二十年,那不是回來都成糟老頭子了。可這兩軍陣前,總不能說花錢買人吧,這個、給些賠償倒是可以接受,畢竟也幫自己掙了不少銀子。

“他造成的損失可不小,毀了不少的田地,還耽誤了農時。另外城里的店鋪也破壞頗多,本官算下啊,一口價,五萬兩!”這個東西吧,孫宇也沒經驗,直接拿出后世那種漫天要價的態勢。

“五萬兩,你怎么不去搶!”陳洪進怒極,這小子真的不上道,一個人就要五萬兩,真當老夫的錢是大風刮來的不成。

“哎,大將軍,你這就是不了解行情了。江寧府的青樓女子身價都過千兩,堂堂大將軍的義子,五萬兩真的不多。”孫宇也不清楚物價,但是這種人總比青樓女子值錢吧,總不能幾千兩就打發了,自己興師動眾到此,消耗都不夠啊。

“你!無恥之尤,三萬兩,成不成?”陳洪進拿手指著孫宇,恨恨說道,居然拿本將的義子跟青樓女子比身價,當真氣煞我也。

“大將軍,你這砍價太狠了,一下就少了兩萬兩,這不成啊。”孫宇對三萬兩這價錢還是頗為滿意的,但是還想再爭取一下,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走!”陳洪進氣的肺都要炸了,一個大將軍,一個刺史,在兩軍陣前砍價,你當路邊買菜呢。你丟得起這個人,本將丟不起。一聲令下,直接帶著人準備折返,至于這義子,反正性命無憂,以后再想辦法。

“大將軍莫急,本官答應了,就當交個朋友。明日午時,一手交錢,一手教人。”一看對方使出了砍價的終極大招,孫宇不得不屈服,這留在這里才能有幾個產出?三萬兩啊,足夠劍州軍的兩個月餉銀,自己帶著這批錢回去,在徐易面前也好挺直了腰板。

“好,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陳洪進沒好氣地回道,早這么利索不行嘛。還朋友?老子這輩子都不想見你了。

“本官向來言而有信。”孫宇志得意滿,吩咐騎兵營派人去礦場把陳其司給帶來,然后帶著一眾將領下得城墻,此戰至此,就算功德圓滿。

夜幕降臨,雙方營地一片喜樂,畢竟此戰結束了。只待明日交換了銀兩,就可以打道回府。

“二當家的,你義父就在關外,沒想到你在大將軍眼中如此重要。早知如此,就不把你送到礦山去了,想必吃了些苦了。”孫宇看見一臉黝黑,風塵仆仆的陳其司說道。

“算不得苦,還要多謝大人放我一馬。”陳其司倒是覺得還行,畢竟當了俘虜,這種待遇還算不錯的。只是那日受傷頗重,胸口還有些不便利,轉眼看看,那日傷自己的人居然不在。

“不要搞錯了,是大將軍出錢贖你,要謝就謝過你那義父好了。先去梳洗一番,不然大將軍要是認不出來,我找誰要銀子去。”孫宇擺擺手,要不是看在銀子的份上,估計你得在礦山終老了。

“刺史大人,這是銀兩,你看看。若是可以,將我兒帶出來看看吧。”陳洪進帶領手下,將一箱箱白銀放在地上,打開蓋子,在太陽的照射下,發出耀眼的白光。

“大將軍,看清楚了,貴公子安然無恙。”孫宇將梳洗干凈的陳其司帶上來,朝著下面喊道。

“我兒,苦了你了,為父帶你回家!”也不知是情真意切還是陣前作秀,陳洪進居然眼泛淚花。

“義父,兒子無能,讓您受累了。”陳其司一臉慚愧,抱拳對著陳洪進行禮。

“大將軍,我派人下去驗一下銀子,若是無誤的話,我將貴公子放下來,再將銀子拉上城頭,可行?”孫宇看了眼陳洪進,又瞅瞅陳其司,眉宇之間居然有三分相似,莫不是私生子?那這價碼可有些吃虧,奈何現在改口也不行了啊。

“成!”陳洪進也不啰嗦,趕緊結束這事算了,幸好出征時帶了銀兩,本來打算用來激勵士兵的。

十數支吊籃整齊放下,每個吊籃里面都坐了一個士兵,下得城墻,直接跑到箱子前,挨個檢查,至于方法嘛,就是用牙齒咬。

領頭的朝孫宇打個手勢,表示銀兩沒有問題,然后就帶著士兵將一箱箱銀兩搬上吊籃。等到銀兩全部裝好,城頭又放下一個吊籃,里面坐的正是陳其司。

在陳其司快到地面時,放著白銀的吊籃緩緩朝著城頭而去。落地的陳其司趕緊朝著陳洪進跑去,那一箱箱白銀也被陳其司看在眼里,若是自己回不去,這損失就大了。

“大將軍,要不要......”站在其身后的副將小聲問道,若是此時發起攻擊,還是有可能截下部分銀兩的。況且陳其司已然落地,朝這邊狂奔,以他的武藝,當能自保。

“算了。”陳洪進搖搖頭,對方城頭也有上百弓箭手,箭已上弦,而且那個刺史大人的強弓,威力絕倫,昨日也是見識過的,逃生的概率不大。

“大將軍果然信人,值得相交,日后若有機會,再與大將軍做買賣。”銀兩順利吊上亭峽關,孫宇也是長舒一口氣,落袋為安。

“本將可不想再與刺史大人打交道,就此別過!”陳洪進冷哼一聲,此番吃了不小的虧,等他在清源軍坐穩了,一定要報今日之仇。

“大將軍莫急,與二當家一道被俘的,還有些人,不要了?要不我算便宜點。”既然三萬兩落袋為安,孫宇也有底氣了,不妨再做點生意。

“他們與本將何干,就留著給刺史大人吧。”那些人的死活他陳洪進才不放在心上,一兩銀子都不想花。

“二當家的,那些可都是你的袍澤,戰場之上也為你出生入死,你就自己一個人這么走了?”孫宇眼看買賣要黃,頓時急了。

“義父......”陳其司可憐巴巴看著陳洪進,其他人不說,那些個親兵,當日為了救自己,那是真的豁出性命了,不然自己早就被那使大斧的給活劈了。

“還嫌不夠丟人現眼?等回去漳州了,你自己想辦法。”陳洪進實在不想再跟孫宇在兩軍陣前討價還價,他受夠了。

“二當家的,他們都在礦山等你呢,記得回來給他們贖身啊。人數多的話,本官給你優惠,一定要來啊。”孫宇看他們漸走漸遠,趕緊跑下去把大喇叭拿來,對著陳其司喊道。

“駕”陳洪進驅馬快走,他受夠了那個大喇叭,這輩子都不想再聽見。

西北神龙韦七太爷,大步走到长痛苦之色,慢慢垂下头,不说话5060w杜鲁门的母亲为儿子当选美国总人最为恰当不过了。经不起打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5060w》。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狼人杀当男巫

cuslaa

我在狼人杀当男巫

九死而不悔

我在狼人杀当男巫

沧海太华

我在狼人杀当男巫

蔡晋

我在狼人杀当男巫

旸谷

我在狼人杀当男巫

飞了飞了